日志搜索
用户登录
用户公告
时间记忆
最新日志
最新回复
最新留言
加入群组
我的好友
我的照片
传销骗局的核心在于精神控制
 末报报道 屋子很小,仅是一间腾空的卧室而已,并且散发着一股刺鼻的霉味。狭小的空间内,竟然奇迹般地挤下了数十人。人们全部端坐在小板凳上,边鼓掌边打着各种各样的手势。他们面前空出一块地方来,作为舞台,两个人站立着大声地唱着歌,手中仍然不忘摆出各种令人费解的姿势,大概是应和台下的人吧台下的人依然不断地鼓掌打手势,高喊着:“美女、帅哥来首歌,跳个舞……”台上的人表演完毕总不忘说上这样的一段话:“来自××的×××祝各位老总早上好!”

  接着,一位干练的年轻人登台,大声宣讲:“成功需要机会,什么是机会?建国以来我国有两次,80年代初的个体户,80年代末的股票。现在的直销也是个大机会……”“现在机会就在我们眼前,看你去不去抓。交3350元消费一套公司代理的化妆品,就可以取得会员资格。以后介绍朋友加入,消费产品越多,得到的钱就越多。我们现在虽然吃菜叶、喝菜汤,但这是磨练意志。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3到5个月就可以挣到2万元月薪……”

  激昂之辞回荡在人们耳边,在血压与肾上腺素的不断攀升中,人们兴奋异常。

  激情中迷失自我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台下的人们高声重复着这句话。坐在人群当中的湖南某高校大三女生李平(化名)被这种氛围感染着,激情澎湃的样子好像吃了兴奋剂似的,而欺骗父母后应有的那种罪恶感,此时在她的脑中却没有了容身之地。因为激动充血,李平的两颊闪现着红光。

  几个月前,李平最好的朋友、大学同学王雯(化名)一个电话将她叫到了重庆渝北。王雯在电话中允诺李平可以在这谋到一份好职业。

  到达重庆后,李平却没有受到面试,而是疑惑地被王雯拉进了一个培训班。长时间地呆在这样的环境中,李平逐渐沉浸在一种“追求成功”的狂热中。为了凑齐3350元入会费,李平有生以来第一次欺骗父母,说要交2000元学费。在农村的父亲二话没说,3天之内就把钱汇过来了。

  直到解救前一刻,李平仍然不相信自己陷入了一个骗局之中。但是,什么成功的事业、百万年薪、洋房汽车全都是一场空,而且就连她家里卖掉放牧了7年的两头老黄牛才凑来的3350元全部家底也永远与她说再见了。“那时我真的太蠢了。在那些没有自由的日子,我感到自己是一个不能思考的动物。”被解救回后的李平开始了救赎式的生活,过去的几个月中她失去的太多了。为了还债她没有时间午睡,每天做三四份兼职,还要准备错过了的英语四级考试。

  精神控制成为传销的惯用手段

  李平是震惊全国的重庆“欧丽曼”传销案的受害者之一,更是国内无数个“金字塔”骗局中的精神被控制者之一。在重庆的数月生活中,她并没有遭受到任何身体上的暴力伤害,更没有在暴力的胁迫下做出过什么违心的决定。有的是看似热心的关爱、看似斗志昂扬的鼓励,然而她的价值观、人生信念却在这百余天内发生了灾难性的改变。这就是无形之手的力量,这就是精神控制所带来的伤害。

  有报道指出,在2004年打击传销的工作中,甚至有部分被过度洗脑的受害者对有关部门的营救工作不仅不配合,反而心甘情愿为虎作伥,继续害人害己。“与暴力控制相比,精神控制的危害往往更为严重!”多年从事营销领域研究的央视著名观察员纪宁在接受记者专访时表示,事实上精神控制已成为非法传销运作的核心部分。

  纪宁指出,传销最大的危害不是行动上的,而是思想上的。精神控制会把人们的思想引入价值误区,使被控制人形成扭曲的社会需求和扭曲的价值观念。传销迎合了某种浮躁的商业文化与暴富心态,它创造的惟一需求是对于传销公司所鼓吹的“成功”的需求。处在金字塔底层的人们往往都是社会的“弱势群体”,单纯的他们由于受到来自上层的精神控制,认定这种“无论在理论上和实践上都是无法兑现的成功”是他们生活的希望所在。而这种普遍无法满足的成功欲求,慢慢累积成一股可怕的力量,形成社会动荡之源。一旦这种希望破灭,“弱势群体”将面临的是无法收拾的局面。洗过脑的他们是无法承担这种后果的,最后的结果往往使许多人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有的因“洗脑”过分投入,精神接近崩溃边缘。而由于家庭的瓦解,整个社会的秩序也会因此失衡。

  传销的“洗脑”突破了道德和法制约束,危害人的思想信念基础。“传销”的基本方式是“杀熟”,传销的基本特征是吸收下线,而这往往要在熟人中进行,传销活动参与者多有相同的经历,就是被亲戚朋友以介绍工作为名,骗到外省市。其骗局导致众多的亲朋反目。但是经过洗脑的人中,往往有不少不以欺骗为辱,反以为荣,而且这种洗脑的效果是持久性的。传销培训出了不受道德约束的成员,即便组织被取缔,不再从事传销,依然没有正常人做不道德事时的内疚感,变得极端自私,惟利是图。这样的社会成员如果达到一定规模,社会控制体系将面临崩溃的危险。

  被洗脑,再去洗别人的脑

  纪宁告诉记者,“传销组织”的核心理念是对人的精神控制。参与者会被会议、培训、家庭聚会、亲友沟通等方式不断进行洗脑,最后进入到认识的误区当中去,成为“传销组织”中的一员;成为传销人员后,这种洗脑没有减弱而是加强了;因为你不仅天天被洗脑,而且你要作为一个洗脑者去控制别人的精神了,在一次次控制他人的过程中,实际上也强化了自己的被控制。

  从组织机构上来看,“传销组织”的重要特征是严密的组织行为。传销的利益分配制度是具有严密的组织行为特征的。一般来说,上线应该对下线和下下线的思想和行为有直接的控制权,因此,在传销的等级递进中,级别森严分明而责权利清楚,“金字塔”的半军事化结构保证了严密的组织行为和营销活动。纪宁向记者介绍,目前国内的传销组织采用的制度通常是由台湾兴田—广东福田—武汉新田,一脉传承的“五级三阶制”,组织内部按销售业绩分为5个级别,从低到高依次由英文字母E、D、C、B、A来表示。

  在传销组织内部,下级对上线甚至上上线的人物绝对信任。纪宁表示,上线会把自己塑造成神的形象,让你相信他或者“公司”能让你成为百万富翁。这样的造神运动步骤其实也很简单,但条条针对人的弱点,句句会说到你的心坎上。

  如果从文化的角度来看,纪宁认为,“传销组织”实际上是极端的图腾崇拜。借助雄厚的背景、一些新的营销理论、一些新思维的著作,一些个别人成功的个案等等,不断地让人们崇拜所谓的传销事业,崇拜他们的上线,崇拜企业文化,造成了极端的文化图腾。

  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将被控制人的大脑进行格式化,当一个新加入者被洗脑后,旋即去洗别人的脑,这样的流程在上线与新下线中不断地重复着。

  五大步骤解析洗脑过程

  以今年比较典型的“欧丽曼”传销大案为例,纪宁向记者分析了传销者是怎样按步骤对发展目标逐渐进行洗脑的。

  第一步:“火车站接人原则”

  通常受害者朋友会给其打来电话,用尽一切办法把你诓至重庆。不怕你来了不参加,就怕你不来。等受害者到重庆后,会受到朋友异乎寻常的热情接待。此时,朋友不会提起传销的事情。其实他的所作所为不过是遵循“二八定律”,即要求拉来人的“业务员”80%谈感情,20%谈事业,绝对不能讲有关传销的事。这是整个精神控制过程的第一步,目的是稳住你的情绪,为正式洗脑铺平道路。

  第二步:灌输所谓“成功学”

  等到受害人被安顿下来后,其朋友会找个借口带领受害者去听课。虽然受害者尚未加入传销组织,但是正式洗脑已经开始。

  讲课人通常很有口才,讲演中充满了一种空洞的激情。首先,他会结合社会实际和个人经历,分析影响成功的因素——环境、观念以及人性的弱点:怕、靠、懒、拖、面子等。这样可以拉近与受害者的距离,降低其抵触情绪。

  接着,讲师一般结合我国转型期那些与个体户、股票等相关的典型案例,突出他们抓住机会取得巨大成就的特征,向听讲者灌输速成、暴富理论。这一过程旨在颠覆听讲者对传统价值观的认知,就好比用橡皮擦去脑中原有的概念。

  最后,将话题转到现在,强调成功要从现在做起,从身边的小事做起,看准目标,其他的都不要考虑。于是乎,听讲者的激情开始膨胀,准备干一番大事业。至此,“洗”的过程已经完成,随时准备灌入传销者的思维。

  第三步:以“直销”之形掩盖“传销”之实

  经过几次培训,等到时机合适,讲师就会开始向听讲者灌输新的观念,向受害者们介绍公司直销“欧丽曼”化妆品的方式。每套产品3350元。“如果你加入公司,交了3350元,以后在销售时拿一套化妆品就不用再另外付费了。当你介绍70个人进来,你的月收入达到几十万元可以说就易如反掌了。”讲师用一些新的营销理论、一些新思维的著作,让听讲者陷入对企业文化的盲目崇拜。其实这些所谓原理,在合法的直销教材上确实存在。但是通常传销者口中讲着合法的内容,行动中却做着违法的事情。产品的内容,在里面已经完完全全地被概念化和抽象化了,没有人能亲眼见到所谓的“欧丽曼”产品。实际上“公司”里面“业务员”的工作,只是不停地拉人进入团队。

  第四步:营造“磨砺意志”的假象

  受害者来到传销者的“家”后,每天都要参加“晨练”活动。5时30分起床后,先是读书、背书,很多人大声读一些关于成功学、营销学方面的书。接着站5分钟的军姿。

  之后是开心一刻:每个人要讲一个笑话。最后是即兴演讲,目的是锻炼口才。这些都是为了让参与者感觉自己是积极向上的,是在为一个崇高的事业而奋斗。为了制造“磨砺意志”的假象,大部分的传销者吃菜不用买,只捡别人扔在地上的。即使买也只买那种最次的菜叶,最陈的米。在住的方面,男女同住在租的房间里,女的睡床铺,男的睡地板。他们的生活是完全模式化的,新人进入到他们当中来后,很快就会被模式化的生活同化,由于大家都同甘共苦过,受害者进而会对其他人说的话产生一种认同感。

  第五步:用“ABC法则”进行思想诱导

  既然要进行精神控制,思想诱导自然是不能少的。不过传销者在对新人实施思想诱导时,通常按照“ABC法则”进行思想劝说,即A带B来了之后,A不能做B的思想工作,而是让C来做B的思想工作。在大的场合下,传销组织还积极营造出一种感恩的心态,实施“三捧”法则,主动捧“公司”、捧“上线”、捧“公司的理念”,而新人则渐渐沦为思想上的奴隶。

  经过高密度全方位的洗脑,不出一个星期,不少起初甚至还抱着怀疑态度的受害者就会对此深信不疑,交钱“签单”。而受害者一旦交了钱,就从精神与物质上被双重控制住了,很难摆脱这个泥淖。

  心理学专家:任何人都有可能被精神控制

  在全国各地发生的大大小小传销案件中,精神控制成为其中一种主流的手段甚至是核心,它的作用甚至比暴力手段更为有效直接。那么实施精神控制究竟需要什么样的条件?精神控制与人们常说的催眠术有什么不同?什么样的人容易受到精神控制?记者就这些问题电话专访了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的博士生导师张侃教授与副研究员王文忠博士。

  王文忠告诉记者,所谓精神控制俗称为洗脑,就是团体或者个人用一些非道德的操纵手段来说服某人按照操纵者的愿望改变自己,这种改变通常给被操纵者带来损害。虽然精神控制与人们比较熟悉的催眠术有共通之处,但是张侃表示,两者并不一样。精神控制主要通过瓦解个人对自己的认识,使个体彻底改变对自己的经历和个性的看法,灌输新的价值观和世界观,从而使个体依赖于某个组织和个体,成为这个组织的工具。而在催眠术中有一种催眠整合,主要是通过催眠达到治疗人的心理疾病的目的。

  实施精神控制的6个特定条件

  不过实施精神控制并非举手投足就可以办到的,王文忠表示,实施精神控制需要有特定的条件。

  首先精神操纵者必须隐藏自己的真实意图,使被控制者意识不到存在着一个控制和改变自己的计划:精神控制并非在瞬间完成,而是要有一个计划过程。个体虽然发现自己一步步在改变,捐献金钱、放弃工作、越来越狂热,但觉得这一切都很正常,是自己自然而然变化的。操纵者并没有明确提出要求,但所有人都“自发”走了一条最符合操纵者利益的路。

  其次要控制人的时间和生理环境(人际接触和信息):通过一系列规则、要求或建议实现对被操纵者个体时间和环境的控制。几乎所有的传销案件中,洗脑都是在对人进行很有效的人身控制后才开始发生效用的。没有人身控制是很难达到精神控制的。人的身体和精神是表里合一的。

  创造一种无能感、恐惧和依赖性:提出一个可望不可及的美妙前景,而这个目标只有参加操纵者组织的活动才能达到。贬低现实生活,夸大美好前景,责备个体的缺陷,使被操纵者逐渐产生一种无能感和依赖性。

  压制个性化的行为与态度:一切思想要按照组织者的意思进行。所有一切,上有操纵者理论上的提倡,下面通过个体间的相互评价和监督来进行,因而具有强大的力量。很快个体就认识到,进入这个组织就要抛弃过去的自己,重新做人。

  灌输新的行为与态度:被操纵者进入组织以后,其他个体的尊重和肯定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得到肯定,就认为具有最大价值;个人看法受到组织的鄙夷或者漠视,就惟恐弃之不及。经过一段时间,一个新人诞生了,就成为操纵者的留声机和传声筒。

  提出一套循环论证的理论:在实施精神控制的组织中,个体总是错误的,组织总是崇高的,外部世界总是低级的、邪恶的。被操纵者长期处于这种氛围中,别人用这套逻辑对待他,他也理直气壮这样对待别人。最后,这种思维方式成了根深蒂固的思维定势,很难认识到,也很难走出来了。

  没有工作的居家族最易被控制

  张侃认为,人有很多缺点,比如从众心理:谎言说了一千遍就变成了事实。而且人在那种特定的环境下也很容易受到精神控制,这就是环境压力。因此人的抗精神控制能力并不单单与其学历知识挂钩。学历和知识仅仅只能代表一个人的专业学术能力。这就是为什么很多高学历高智商的人也深陷传销泥淖的原因。在高学历的人中,有些人其实在很多方面是弱者,比如赚钱能力,正是因为在这方面是弱者,所以才会对这方面产生不切实际的幻想,这样就很容易相信传销这种事情。大学生虽然有知识和文化,可是也是这类人,而且,他们更缺乏社会经验。

  最容易参加的人员是居家族。例如,下岗职工、提前退休人员、大学毕业没找到工作的、想发大财又没有经济基础的,还有手里有点余钱想发大财的、在单位里得不到领导重用心里不服气的、还有的是行政领导的家属、亲戚家里有很多社会关系的。他们多是被熟人所骗,因为对心理学证明,对熟人在接受性上比陌生人要强,对陌生人的警惕性较高,而对熟人在心理上是不设防的。而最不易“洗脑”的人员是,两人以上结帮来参加组织的,因为两个人的思想会相互牵连,只要有一个人思想动摇另外一个都会受影响。

  精神控制者与被控制者的行为特征

  王文忠告诉记者,实施精神控制的人与接受精神控制的人通常在行为上有一定的模式特征。

  精神控制者会提出许多希望和暗示,激起被操纵者的虚荣心和好胜心,使他们自觉按照要求行动;发展一套内部术语,让被操纵者用于交流和思考,以强化个体对所倡导理论的使用,并增加他们与正常社会的隔膜;刚加入组织时,操纵者往往会给予慷慨的赞美和奖励,使被操纵者感到爱和幸福;但随后个体就感到恐慌,因为操纵者许诺的美好前景由于自己的缺陷,总是不能实现,觉得自己愚蠢、堕落,慢慢变得抑郁、焦虑、丧失独立思考能力。

  相对的,被精神控制的人会重复操纵者灌输给他们的内容,成为操纵者传声筒;说话的语气变得激动、高亢或庄严、缓慢,同时表情也变得严肃、庄严或紧张,眼神也更明亮、闪光。到最后,精神控制的牺牲品会变得虚弱、依赖以及形成双重人格,产生认知功能紊乱、核心信念改变以及出现精神病症状。

  营销中运用精神控制是否违法尚无法律界定

  精神控制进入营销领域是否触犯了法律呢?张侃表示,如果是合法营销的话,即使使用精神控制作为手段,我们也很难说它是违法的。因为在我国还没有专门的法律条文来界定,而且究竟什么样的行为才能称得上是精神控制,这个概念目前还不是很明确,更缺少一个细分的标准。比如说,广告,你很难说它是不是一种精神控制。就算是,我们恐怕也不能轻易说它是否违法。

  • 标签:传销 
  • 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06.09.28                                 生活因感动而精彩,理想在创造中放飞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