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搜索
用户登录
用户公告
时间记忆
最新日志
最新回复
最新留言
加入群组
我的好友
我的照片
传销受害者日记:肉体折磨与精神亢奋

  在长达半年的时间里,2000多名大学生在重庆深陷传销泥潭,不能自拔。很难想象,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法国欧丽曼公司”竟然能够将陕西、河北、湖北、云南等省的高校学子云集至重庆,听其指使。

  重庆市渝北区的居民们曾经在2003年岁末看到这样一副场景:一群20岁上下、大学生模样的年轻男女,三五成群地在菜市场拣烂菜叶,聚居在居民楼的空房里,整天欢声笑语……

  3位大学生的举报和勇敢卧底,终于捅破了这个传销骗局随后,媒体对此事进行披露、湖北和重庆警方联合开展了“三·一”解救行动,中央也对此给予了高度关注。

  昨天,晨报在武汉专访了第一位向媒体举报此案的武汉某大学2001级学生陈人杰(化名)及多位当事人,详细了解了这起震惊全国的传销案内幕,并独家获得了“大学生传销日记”。

  传销日记:肉体折磨与精神亢奋

  今年2月,大三学生陈人杰接到了同在武汉求学的高中同窗王林(化名)从重庆打来的电话,说在当地遇到麻烦,需要他的帮助。但动身前,在与王林同宿舍的某同学处,陈人杰意外地得知了一些王在重庆的活动情况。“凭一些简单的经济学常识,我当时就怀疑他在搞传销。” 虽然陈人杰主修的专业是思想政治教育,但他在学校里选修了所有经济学课程。

  而有意思的是,在他自己(2月底、3月初)的日记中,这个有心人详细记录了2月28日赶到重庆后的所有经历。

  2月28日 第一次“听课”

  7:27 一下火车,刚踏上这块陌生的土地,就被王林和另一个高中同学张猛(化名)带到一个小课堂,有40多人,几乎都是大学生。主持人开始请人介绍自己,并带人表演节目,王林表演了一次节目后,把我推向了前台,受到了大家的热烈欢迎。

  主持人推荐的“王牌讲师”来了,据说来自北京一所高校,看起来很有风度。他滔滔不绝讲了两个小时:“成功需要机会,什么是机会?建国以来我国有两次,八十年代初的个体户,八十年代末的股票。现在的直销也是个大机会……”听完课,我明白了,“交3350元消费一套‘欧丽曼’化妆品,就可以取得会员资格。以后介绍朋友加入,消费产品越多,得到的钱就越多,3到5个月就可以挣到2万元月薪”。

  午餐是白菜汤,比学校的免费汤还差,“家长”开导说:“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我们是为了磨练意志……”

  课上完了,回到住处,朋友就领我去卧室。推门一看惊呆了,尽管我有些思想准备,但是还是没想到会是这么差, 10 多床被子齐齐的铺在地上尽管很整齐,还是一眼就能看出是非常差的黑心棉,因为那霉臭味太刺鼻了,我怀疑是不法商家从医院太平间里拣来的。我糊涂了,他们不是说挺好吗?我觉得这个屋子有些恐怖,不能睡。我说:刚洗了个澡,有不困了。先坐一会吧。于是我就坐在沙发上和朋友有一搭没一搭的聊起来。不知什么时候我在沙发上睡着了……

  2月29日 我下决心要回去

  ……小屋很小,只是一腾空的卧室而已。但里面挤满了人,大概有 50 几个,都坐在小板凳上,边鼓掌边打着各种各样的手势。在他们前面有一个小舞台,两个人在上面大声的唱着歌,做着各种各样的手势。大概是应和台下的人吧。台下的人依然不断的鼓掌打手势,还喊着:美女,帅哥来首歌,跳个舞……台上的人也不停的表演着,表演完毕总不忘说上这样的一段话:“来自 XX 的 XXX 祝各位老总早上好!”我在想:老总是什么?难道我身边的人都是老总吗?但是他们并不像呀。看他们激情澎湃的样子好象吃了兴奋剂似的,像是一群疯子。

  中午我下决心,无论如何我要回去,不行就找警察。晚上我开始做王林的思想工作,他听完了说:“对待新事物,你应该认真地思考。我当初也有些担心,但现在已经下定决心了。”他虽这样说,但我知道他动摇了。

  3月1日下午 被逼交钱

  我买了两张3月3日的车票。“家长”知道后报告给了一位经理,经理立即过来问我想通了没有。

  “想通了,但要回去一次,有点事情要回去”,我说。

  “那先注册吧,不然不能走”,他拦住我。

  “我没钱。”

  “可以打电话借。”

  “我借不到。”

  “我帮你交钱算了,不交走不了”,王林怕出意外,把我拉出门外,转身进屋把钱交给了经理。

  3月8日 决定举报

  ……回到武汉后,我终于在网上查到了欧丽曼公司的消息,越看越有问题,马上通知两个老乡……今天张猛也回到了武汉。我们想:有多少学生在受蒙骗?!据我们观察,至少有2000名来自各地的大学生!我们决定举报。

  由一个个“家”组成的黑窝

  在武汉的楚天都市报社,笔者采访了全国第一个登报披露“欧丽曼”传销事件的该报机动部记者陈世昌。

  陈世昌是武汉大学新闻系2002届毕业生,刚参加工作两年,他在传销案件发生前就已认识了陈人杰。当时陈人杰和同学被家教中介骗钱,当时血气方刚的陈世昌和两位大学生在武汉大街上将骗子制服,这次陈人杰遇到了传销难题,便发邮件向这位认识的记者求助。

  听说至少有400名湖北籍大学生陷入传销泥潭,湖北日报社领导当即指示:稳住三名大学生,继续通过他们和重庆方面的有关联络渠道,初步核实情况,再决定处理方案。

  3月9日,经过一整天的紧张外围了解,当晚9时许,情况得到基本核实。10日下午4时,楚天都市报派出三名骨干记者,随省教育厅、公安厅有关同志,带着三名报料大学生,急赴重庆解救被困学生。

  陈世昌在重庆假扮学生,卧底调查了“欧丽曼公司”的黑幕。

  在陈世昌的上课笔记上,笔者看到了该传销组织的基本单位——由7人组成的“家”的结构。 由1名“家长”、1名“主任”、1名“制理”和5名“家庭成员”组成。

  一个“家”约10人,“家长”最大,主任打理日常事务,包括每天带成员外出拣菜叶、收集发霉的大米。“制理”的工作责任很大,相当于随军牧师,负责用思想手段控制成员。

  为了不被居民发现,“家”通常租在老式居民楼上层,窗帘紧闭、鼓掌也要用二根指头。屋内空气浑浊,俨然魔窟一个。

  “欧丽曼”传销组织实行“五级三奖”制。“五级”指信誉顾客、家长、主任、经理、总代理(超级总代理)。“三奖”是指分配方案。以“经理”为例,第一级是“直接奖”,每发展1名直接下线,提成43%;第二级是“间接奖”,自己的下线再发展1名下线,他提成12%;第三级是“育成奖”,自己下线的下线再发展1名下线,他提成2%。“家长”、“主任”的提成比例比“经理”低很多。

  这样的组织,使“经理”月收入2万,“总代理”开上了宝马车。

  骗倒大学生的竟是农民

  在湖北省公安厅,晨报专访了经侦总队处级干部武烈超。他介绍,前往重庆后,他苦口婆心地劝说大学生,但依然有些学生执迷不悟,在传销组织被破获后,随“欧丽曼”撤往涪陵等地。直到公安人员拿出了已被刑拘的“总代理”所获的赃款等证据,他们才恍然大悟。

  而“总代理”的真实身份,是河南省普通农民秦永军。被捕后,秦交代,他们冒充西安某学院学生,骗取大学生信任,再通过讲课、培训等方式,让这些学生深信传销能赚大钱,随后让那些学生根据大学生的心理需求,设置讲课内容,发展下线。

  成百上千的大学生们沉沦于传销陷阱,究竟是什么原因让这些天之骄子们纷纷上当受骗呢?就从警方和工商部门了解的情况来分析,这些参加传销的大学生们从大一到大四都有,但以大三、大四高年级学生为多;他们大多数来自农村,且大多家庭处于贫困状态,这些学生社会接触面不广,心地单纯,又有着急于暴富的梦想,所以很容易被传销网络进行“洗脑”,从而上当受骗。

  一位受骗大学生在火车上写下了这样一段话:“虽然不知道明天会是什么样的,但现在摆在我面前的却是实实在在的一个突围的理由,绝望和希望之间只需要一个借口。当我在火车上望着窗外一望无际的绿色的平原及远处绵延的群山,我感受到生命的狂妄。也许有的人天生不适合去充当园内的精灵,他渴望的不是被呵护而是去挑战,在未知的领域里抗争。在列车中我直觉告诉我,我的生活将从此改变。”这是许多大学生在此次事件中的真实心灵写照。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有些大学生被警方和工商部门解救后,仍执迷不悟。他们说:我觉得在里面没什么不好,因为在这里听课10天,比我上大学4年学的还要多;有的称:在这里即使什么产品都不给我,我也认为交3千多元是值得的,因为我交了很多好朋友,交际能力增强了,学到了将来在社会上立足必需的能力。而有的大学生,甚至为了传销旷课数月,甚至办休学手续前来“发财”,而大多数学校对此一无所知。

  有识之士指出,要解决这一问题,尽快出台《直销法》是关键。根据WTO的相关规定,此法规将于今年9月出台。尽管传销人员以“直销”为名,掩盖传销之实,但相信该法会为此指清方向。而高校也应该及时给大学生们补上“传销非法”这一课。

  • 标签:传销 
  • 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06.09.28                                 生活因感动而精彩,理想在创造中放飞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