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搜索
用户登录
用户公告
时间记忆
最新日志
最新回复
最新留言
加入群组
我的好友
我的照片
两会农民工代表 关注民工夫妻房 
重庆:关注民工夫妻房  

当选全国人大代表与以前没有什么不一样。我本身就是农民工,我无法离开农民工这个群体。和农民工朋友吃、住在一起,说话也很方便,能够听到农民工兄弟的真话。——康厚明    

img_maxwidth) {this.resized=true; this.width=img_maxwidth;}" border=0>
查看原图


康厚明:我还是农民工,回重庆得马上到工地


img_maxwidth) {this.resized=true; this.width=img_maxwidth;}" border=0>
查看原图


来自渝北的何明、察安容夫妇(左)和来自江津的舒通耀、阮仁芳夫妇(右)入睡前聊天   

img_maxwidth) {this.resized=true; this.width=img_maxwidth;}" border=0>
查看原图


2008年3月7日,南岸四公里重庆工商大学学生实验基地民工亲情房,来自江津的任显波和肖莲容手牵手回到亲情房。

45岁的重庆农民工康厚明已是第二次走进人民大会堂了。上一次是在2005年,作为全国劳动模范来北京领奖。三年后,康厚明再次踏进人民大会堂,他已经成为一名全国人大代表。

康厚明来自重庆市永川农村,45岁,是重庆城建控股(集团)第一市政工程公司路面处农工班班长。他16岁进城打工。1998年进入重庆城建控股(集团)第一市政工程公司,至今已有9年时间,一直干路面、桥梁、公路工程建设。康厚明说,2月18日,在接到当选全国人大代表通知的时候,二三十个工友都在身边,大家都非常高兴,“信在20多个工友手上传了一遍才回到我这里。”康厚明坦言,当选全国人大代表与以前没有什么不一样。“我本身就是农民工,”康厚明说,“我无法离开农民工这个群体。和农民工朋友吃、住在一起,说话也很方便,能够听到农民工兄弟的真话。”

3月2日,康厚明从重庆到北京的第一件事,就是到北京奥运会场馆“鸟巢”工地去看望自己的工友。对于康厚明的人大代表身份,工人们都很好奇。当弄明白“人大代表就是为我们农民工说话”后,便你一言我一语地讲起了他们自己的心愿。医疗、工伤保险、高温补助……康厚明的小本子上密密麻麻记下了工人们的意见。临走时,康厚明留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码,“有什么问题尽管给我打电话”。人大代表这个角色,康厚明已经开始渐入佳境。到北京后,康厚明始终穿着那件灰色的西装,一件灰色圆领毛衣,以及一条灰色牛仔裤。西装和牛仔裤已略微变形,显得有点发旧。“这是春节之前老婆买的,穿了一个多月了,只花了200多元。”康厚明穿着这件廉价西装,接受了数十次媒体采访,“这些天我都睡不着,总想农民工的一些问题,我想把我的一些想法和建议总结一下,把农民工的心声带给党和政府。”

关于医疗保险,他说:我们(建筑工人)要经常进行高空作业和深坑作业,所以很需要这方面的保险,这样我们工作起来才感到安心。

关于自己的代表身份,他说:我依然是一个农民工,回重庆后得马上到工地。

关于房价,他说:廉租房总量还比较少,不能成为花瓶。

关于采访,他说:接受采访比干活还累。希望记者不要只关心农民工代表,还应关心成千上万的农民工,他们正在工地上忙碌,他们更累。康厚明最大的心愿是农民工夫妻在城里能有个“窝”。康厚明所在的民工班,有近10对夫妻同在城市奋斗,公司只能提供民工集体宿舍,夫妻两人要想住在一起,就只有出去租房子,但租最简陋的房子,每个月都需要两百元左右。最后只有把一间房子用层板隔成若干个小“家”,供夫妻们居住。

这样的“家”,很不方便,还有很多尴尬。

康厚明与工友们铺设完一条新路后,常常望着路边冒起的高楼遐想——能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该多好。康厚明说,“我从农村出来打工28年了,在城里买套房子,对我来说仍是一个遥远的梦。”
  • 标签:农民工代表 
  • 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06.09.28                                 生活因感动而精彩,理想在创造中放飞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