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 间 记 忆
最 新 评 论
专 题 分 类
最 新 日 志
最 新 留 言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郭台铭:99.99%员工在富士康工作是愉快的
[ 2011-10-7 15:52:00 | By: fushikang ]
 

郭台铭为富士康员工坠楼事件道歉:

除了道歉还是道歉,除了痛惜还是痛惜

郭台铭回答记者提问。深圳商报记者 赵 川 摄

“昨晚我通宵未眠,一直在思考如何面对来自海内外的媒体,一大早就从台湾直飞深圳。我能说些什么呢?我们做了很多很多,可还是未能挽救生命……”昨天,富士康首次向媒体敞开大门,“让记者亲自看看富士康内所有的一切”。富士康科技集团总裁郭台铭亲自引领记者先后查看生产一线的环境、员工生活区、员工关爱中心、社康中心等场所。

来自境内外100多家媒体的两三百名记者将郭台铭层层包围。面对媒体的连续提问,郭台铭数度表达诚挚歉意,传递富士康向社会深深致歉、勇于承担,并将尽一切力量制止不幸事件再度发生的坚强信念。

从上午11时到下午3时,在长达数小时的时间内,郭台铭被裹挟在密不透风的人墙中,大汗淋漓。最后,他以深深的三鞠躬,表达对失去的生命的惋惜和歉疚之情,并恳求媒体包涵与协助。

数百名记者聚集富士康

昨天上午10时30分,记者驱车来到富士康位于龙华总部的南门口。虽然离富士康规定的召开新闻发布会的时间还有半小时,但是偌大的场地已经被挤得水泄不通。富士康总部摆下两张登记台,内地媒体和境外媒体凭证件,分头领取“记者参观证”。“一下来了这么多记者,从来没见过这个阵势!”富士康媒体负责人告诉记者,“今天约来了100多家媒体,有两三百名记者。”

英语、闽南语、粤语、普通话……操不同语言的记者向过往的富士康员工进行采访。显然,富士康对员工接受采访并不限制。数十分钟后,记者们乘坐由富士康安排的五台大巴车进入厂区参观采访。

本报记者乘坐的是第二台大巴。刚进厂门不久,前车就停了下来。

“郭台铭来了!”话音未落,郭台铭已经登上了大巴。身穿白色短袖衬衫的郭台铭,站在车前,语调低沉地招招手说:“来自大陆和港澳台等地的媒体朋友们,非常感谢大家,等会我就会带领大家到厂区看看。”此时,大批摄影记者纷纷下车,将镜头对准郭台铭。

“99.99%的员工在富士康工作是愉快的”

大巴在偌大的厂区行走。第一站是参观一个电脑主板车间。在空调厂房内,郭台铭本想让媒体感受生产线上员工的工作环境,可是,所有镜头似乎都只对准他本人。

在一处入口,郭台铭向媒体介绍工人能够与上级互动的一个系统,由于记者实在太多,将狭小的空间围得水泄不通。郭台铭反复说的一句话是,“虽然企业接二连三发生事件,但是99.99%的员工在富士康工作是愉快的!”他说,希望全社会每一个人都能愉快地工作,希望每一个家庭都是和谐的。随后,他边走边介绍车间内的各种宣传牌,在媒体的推拥下停留了三处。

下一站,记者们来到一处员工生活区。一排排20多层高的宿舍楼,远看十分整洁。合围的宿舍区内有游泳池,正值中午时分,艳阳高照,有不少人正在游泳。

第三站参观的是员工关爱中心。在关爱中心会议室内,郭台铭向记者简要介绍了关爱中心运作的情况。这时,逮到机会的记者们开始频频发问。郭台铭说,自己已经看到了第十一个跳楼者的遗书,但是出于对死者的尊重,内容不便透露。他还解释说,根据专家调查,11名跳楼者中,9位是刚进厂不满6个月的新员工。“富士康40多万员工若将其分拆成数十个单元,这11次跳楼事件也许就不太突出了。”

有记者提出:“郭总裁能否直接面对死者家人的诉求?”“有无同员工签订死亡免补偿的条款?”

“你说的是哪个条款?我没看到过。”“据说是你自己签署的。”很快,有记者拿出一份富士康同员工签订的“合约”,其中有一条的意思是,今后发生同工作无关的跳楼等自杀行为,富士康将依法办事,不再进行抚恤性赔偿。

记者们在关爱中心门外和社康中心前再度追问郭台铭。针对有人发问“富士康员工是否有选择加班的自由?”本已迈步走开的郭台铭,立即停下脚步,他说,“这个问题我可以肯定地答复,我们员工绝对有不加班的自由。”不过他坦言:很多人希望加班,体现自己的上进心,希望成长。“我们培养了大量由低级学历向高级学历提升的人才。”

“哪怕是最笨的办法,我们也要做”

13时40分,嗓音沙哑的郭台铭,终于来到富士康的一处会场。这里是“第三届海峡两岸心理及社会学专家团调研座谈会”会场。数位专家发言,发布关于自杀干预的研究成果及对策。

数十分钟后,神情疲惫的郭台铭走上台讲话。他说,上周末就在同样的位置上,他召集集团高层开会,听取专家的建议,探讨减少自杀的发生。没想到话音未落,又听到了第十一位员工坠楼的消息……

“我们在跟时间赛跑,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减少不幸事件的发生,但是我们真的没有把握……个人感情问题属于私人问题,连父母都无法干预的问题,作为企业,我们难以担负重任。”说着说着,郭台铭眼里泪水充溢。他说,我昨晚通宵未眠,不知道今天怎样面对媒体,如何回答记者们的提问。“我知道今天面对媒体是十分困难的,我除了道歉还是道歉,除了痛惜还是痛惜。”他语不成句地说:“父母将孩子交到我们这里,我却无法保证他们生命安全,我感到自己的压力太大了!我最怕凌晨接到电话,现在我自己也要看心理医生……”

郭台铭努力稳定自己的情绪说,已经采取三个办法制止自杀蔓延。其一,根据专家建议,在员工中迅速组织“相亲相爱小组”,每个小组由50名员工组成,现在已经组成了3000多个组,正在培训800位组长,希望将隐性的自杀者尽早发现出来。其二,除了开通关爱热线,请专家支招外,再培养1000位心理辅导师,深入基层一线,为员工送去关怀。同时,对新进厂的员工进行心理测试,并对新入职员工进行精神关怀。其三,做一个很笨的事。在所有员工宿舍及工作区,高层建筑都设立防坠网,既有天网也有地网。郭台铭说,统计需要建设150万平方米的防坠网。“我都没细看就签了同意。我知道这很笨,但是只要能挽留生命我就在所不惜!”

最后,郭台铭说:“我今天三鞠躬,表达深深的歉意,如果在管理上有什么缺陷,我一定加以改进!希望媒体也能协助与关怀富士康,我们有决心在最短时间内制止或改善目前的状况。”

在讲话结束后,郭台铭说还愿意回答媒体三个问题,但被会议主持人制止。不过,他还是坚持要表达一个观点,就先前有记者提供的那份“免赔偿公开信”表态。针对其中的第三条,若非公司的责任,富士康员工发生自杀等行为,富士康只按照法律规定办,不再提供额外的抚恤。他说,如果这一条对员工有压迫感,他愿意正式收回这封信。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