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 间 记 忆
最 新 评 论
专 题 分 类
最 新 日 志
最 新 留 言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刘兴亮:我爱iPhone Girl
[ 2008-9-3 11:40:00 | By: girl ]
 

       一个普普通通的中国打工妹,要想红遍全球,需要多长时间?答案是6天。当然,那种负面的红除外。即使负面,也很难有这么快。

 

       6天的时间,她上了所有搜索引擎的“上升最快关键词”的TOP名单,几个国家都有人专门为她制作了网站,媒体纷纷报道,网友人人赤膊搜索。

 

       这位女孩,到目前为止,我们尚不得知其姓名、年龄等资料。所有人的现在都亲切的称呼为“iPhone Girl”。

 

       有个朋友很是惊呼:又一个“网络红人”。我却有些反感将“网络红人”这个词用在“iPhone Girl”身上。因为之前的那些许许多多的所谓的“网络红人”,没有几个是我感冒的。

 

       然而,这个iPhone Girl,从它进入我眼帘的第一刻起,我就深深的喜欢。当然,这种喜欢,这种爱,不夹杂任何男女之间那种因素,请不要亵渎。这种喜欢首先是对这个女孩的喜欢。iPhone Girl的清纯、可爱、活泼、朝气,让我很喜欢。一种对于邻家小妹的喜欢,一种对于自家侄女的喜欢。

 

       这种喜欢其次是对这个事件的喜欢。真实情况的推测应该是这样的:一个打工妹,亲手生产出来一款自己非常喜欢却又根本买不起的手机时,借着检测的机会欢快的体验起来,并且咔嚓咔嚓的给自己照了几张相。当然,照相也是检测的一个环节。由于太过喜欢,所以没有立马删除照片。过后可能工作太忙或者其他原因,就没有来得及删除照片,然后照片就到了安格英国小伙子手里。

 

       这个事件仅此而已。这样的一个意外,让冷冰冰的IT产品立马生动起来,让忙碌碌的IT行业很快亲切起来,让平面的互联网顿时立体起来,让我们的生活即刻彩色起来。

 

       如果非要挑毛病,这也顶多算个美丽的瑕疵,就好象这次奥运会上跳水最后一块金牌的意外失落,就好象维纳斯的那条臂膀。

 

       而且,我们从那个网名叫做markm49uk的英国小伙子的帖子里也没有读出苦恼、抱怨,反而可以读出意外、兴奋:“我不知道这是否正常,我在英国的家里收到崭新的iPhone手机,刚在iTunes上把它激活,就看见已经有人设定了图片作为壁纸!!!可能是生产线上的人图个好玩吧———有没有其他人发现过这种情况?”

 

       他随后贴出了3张照片,张张都叫人喜欢:画面中央都是一位脸蛋圆润、笑容可爱的亚洲女孩,她身穿工作服、头戴工作帽———工作服装上的粉红色条纹似乎更衬得她活泼可人。

 

       因此,我很喜欢,发自内心的喜欢。

 

       参与捧红过芙蓉姐姐、二月丫头、流氓燕等一大堆网络红人的陈墨曾经语重心长的跟我说过,每一个网络事件的背后都有只手在推动着。他的意思就是说所有的网络热门事件其实都是PR。

 

       鲁迅先生曾说:我向来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揣摩中国人的。我很喜欢鲁迅,所以对他也言听计从。然而这一次,鲁迅我不信了,陈墨我不信了,因为这个事件不是中国人发起的。

 

       所以,我不认为“iPhone Girl”是个PR事件。或者可以说,我实在不愿意去这么认为。我经常觉得,世界还是美好的,不全部都是人造的。假花的市场虽然非常火爆,但真花的市场同样庞大。而且,像我这样的爱花之人也比比皆是。

 

       这样一个可爱的女孩,这样一个可爱的事件,如果富士康或者iPhone非要做出一些抹黑的事情,或者是对这个女孩做出一丁点的处罚,我都会————从此远离这两家公司,以深恶痛绝的方式。(刘兴亮)

 
  • 标签:iphonegilr 
  •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