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搜索
用户登录
用户公告
时间记忆
最新日志
最新回复
最新留言
加入群组
我的好友
我的照片
总有一天会飞起来

↑在工厂打工之余,黄淑梅每天还要做农活。 谢富瑞 摄

  黄淑梅毕业于新会四中,几天前,记者就新会区农村中学高考状元这一主题采访了她,但乐观的她并没有告诉记者,她家连上学的费用都筹不到。再次见到黄淑梅,她才说起了心中的那份痛:“我是一只翅膀下藏有伤口的鸟儿,总记得小时侯爸爸边抽烟筒边沉闷地说‘别读了’的情景,还有妈妈用平静的声音跟我说,‘女儿啊,你得有心理准备……’”

  揭伤:难筹上学费用  

  黄淑梅的爸爸是位木匠,东奔西跑地为别人装修房子,收入不稳定,有时候甚至长期拿不到钱。妈妈除了打理家里的田地外,还要做一些针线活帮补家用。1997年,读小学三年级的黄淑梅就已经隐隐约约感觉到家境的窘迫。“同村人都用上了彩电等电器,只有我家里没有。妈妈因为每个学期的200多元的书杂费,总是在开学前一个月就眉头紧锁。”

  黄淑梅的学习成绩一向不错,但父母很早就直截了当地告诉她家里经济拮据,可能供不起她上大学。她还记得,小学升初中考试的前一晚,月光很亮,蝉儿“知了知了”地在院子里叫,夜更显得静谧。妈妈和她一起在平台上晾衣服,妈妈突然幽幽地开口:“女儿啊,你成绩这么好,一定也想过上大学的事。但家里没钱你是知道的,你得有心理准备……”小淑梅明白妈妈这番话的意思。那天,她流着泪在日记里写道:“爸爸妈妈并不残忍,他们为了维持家里生计,早出晚归。难道真要他们如小说中所写的那样卖血供子女读书?不,真的是那样的话,我宁愿不上了。”

  上大学的学费成了黄淑梅身上一道尖锐的伤口,她暗下决心,要靠自己的力量上大学。

  试翼:总有一天飞起来  

  黄淑梅很早就明白,家境贫寒是铁的事实,悲伤只是徒劳,上大学的事应该趁早计划,并付诸行动。小学毕业那年暑假,她就接了各种杂活:串珠链、拉灯泡、做胶花、拣豆子、缝头花……一个小学毕业的孩子能做的她都做了。那一个假期,她赚了7元钱,交给了妈妈交书杂费。初中三年的寒暑假,她也一直这么做。

  黄淑梅在高中打暑期工的时候,也遇到了很多不愉快的事。曾经不止一次有家长问她为什么不读书,那么小就出来打工,尽管她极力克制,但回答总是有些许哽咽。有一次,她替客人沏茶时,听到一位年轻的妈妈低声教育孩子:“儿子,你一定要努力读书,否则将来就像那位姐姐一样,小小年纪就要当服务员,没出息……”她把眼泪都忍在眼眶里,心里在呐喊:总有一天我会飞……

  奋飞:追求更高的天空  

  高考3天转眼即逝,回家的当晚,黄淑梅便开始找工作了,因为点滴时间对她来说都显得格外珍贵。家里现在没有一分钱,爸爸妈妈每天都在拼命赚钱,为她筹学费,黄淑梅的爸爸无奈地对记者说:“虽然很早就准备不让她上学了,但她很懂事,我实在不忍心让她停学。我们就算卖血,也要供她读完大学。”

  黄淑梅现在一间工厂打工,工资是按件计酬的,开始的时候,她每天只能挣10来元,如今每天能挣20多元了。“看着自己用双手一点一滴挣回来的钱,我感觉朝梦想又近了一步。”她向记者算起了她那一笔早已算了上百次的存款:从初中到高中获得的奖学金,加上6年来省吃俭用存的私房钱,再加上打工挣的钱,差不多够交大学第一年的学费了。至于以后几年的学费和平时的生活费,她相信,“当眼前的门被关上时,上帝总会在别的地方为你开一扇窗。”

  今年高考发挥得不错,黄淑梅如愿考上了华南师范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她相信自己总有一天会奋飞的:“我很喜欢洪战辉的那句话:‘苦难并不是我们博取同情的资本,不断地奋斗拼搏才是最重要的。’我要通过自己的努力展翅翱翔,拥抱阳光,追求属于我的更高的天空!”  (本报记者 谢富瑞 通讯员 朱光栋)

  • 标签:暑假工 
  • 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06.09.28                                 生活因感动而精彩,理想在创造中放飞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