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搜索
用户登录
用户公告
时间记忆
最新日志
最新回复
最新留言
加入群组
我的好友
我的照片
贫困学子 渴望圆梦

      每年高考过后,都是几家欢喜几家愁。贫困生,一群特殊的群体,当他们得知高考成绩后,既为自己能考取满意的分数而高兴,同时也为今后巨额的学费而忧虑,但面对困境和求学之路上的阴影,他们始终不曾低头,而是自强不息,奋勇向前……

帮父母做家务

  姓名 莫泽锋

  年龄 18岁

  毕业学校 恩平一中

  成绩 624分

  报考院校 清华大学

  紧张的高考之后是失落,在这个18岁少年莫泽锋身上有着戏剧般的效果。

  莫泽锋是恩平市区人,在恩平一中读书,是学生中的尖子,平时学习成绩很好,他也把自己的志愿选择了著名大学清华大学,并在高考之后相当自信,但当成绩出来的时候,这个优秀生遭到了无情的打击,高考成绩和想象中的差距太大了。

  “这次打击很大,但我坚信我会坚持住的”,他说,自己输在了一些细节问题上,比如心情的调整、字体的整齐等等,但高考毕竟只是一次人生的经历而已,有了这次教训,他坚信以后会做得更好。

  莫泽锋的爸爸是一位会计,工资很低,妈妈是一位清洁工,还经常为人家做保姆工作,一个月的收入也只有500多元,整个家庭经济就从来没有宽裕过。

  “爸爸妈妈很忙,主要的家务我都承担了下来”,莫泽锋说,高考完后他就去了一家木器厂打工。如今莫泽锋呆在家里,帮父母做完所有的家务,让他们安心工作。

梦想很快要实现了

  姓名 冯礼娟

  年龄 18岁

  毕业学校 恩平一中

  成绩 566分

  报考院校 广州中医药大学

  冯礼娟出生在牛江镇锦元村,对于今年的高考成绩,她表示还满意,自己的大学梦看来很快就要实现了。

  冯礼娟的母亲是农民,家庭经济困难,种地只能维持生活,母亲也没有能力再帮助她了。她的姐姐已经结婚了,在恩城和姐夫开了一家美甲店,每个假期,这个美甲店就“收容”冯礼娟。

  “我去帮姐姐和姐夫做事,工作简单却很辛苦,要一直坐在凳子上,眼睛要高度集中,盯在客人的指甲上,一动也不能动,动了,就会伤着客人”,冯礼娟说,她每天从中午开始工作,有时要做到晚上10时,每次回到住处,总是腰酸胳膊疼。

  “初三读完的时候,因为家里穷,家里人准备让我辍学,但我的学习成绩很好,一位老师对我的妈妈说,让我读书,学费他来掏,就这样,我重新走进了学校。”冯礼娟说。

  “高中很难回家,学习很紧张”,冯礼娟回忆说,小时候爸爸就不在了,所有的重担都压在了妈妈身上。

  妈妈来学校开家长会,在冯礼娟的记忆中只有两次。有一次同学们见到了,都说她妈妈很年轻。同学们没有什么恶意,但冯礼娟的心里却冰凉冰凉的,他们不知道,妈妈也爱美,把自己的头发染黑了,如果不染,在妈妈的头上竟然找不到一根黑头发。

打算贷款上大学

  姓名 陈艳娟

  年龄 18岁

  毕业学校 恩平市华侨中学

  分数 570分

  报考院校 华南农业大学

  陈艳娟在今年的高考中以570分的成绩夺得了恩平市华侨中学的理科状元,然而高考结束后,她就走上了打工之路。她在一家酒店为客人倒茶,一个月能挣到700元。她告诉记者,在上大学之前,她还有两个多月的时间,能挣到1500元左右。

  “取得这样的成绩感觉还比较满意。我的学习成绩一直不错,在班级排前列,收获录取通知书应该没问题,但学费让全家人很苦恼,第一学期开销在1万元以上,这让我很担心,只能寄托于学校的贷款了”,陈艳娟说,现在家里全靠妈妈一个人在劳累支撑。

  陈艳娟的爸爸在6年前因为家庭不和而出走,至今未归,全家的生活担子就压在陈母一个人的肩膀上。陈母平时种地,有时间就去做保姆工作,每月挣400多元,但最近去医院检查发现得了骨质增生,也不能再去打工了,陈家陷入更拮据的状态。

  然而让她难忘的是,弟弟初三就辍学了,学习成绩还不错,但为了让姐姐读书,就自己打工去了。“很对不起弟弟,他为我牺牲了自己的将来”,陈艳娟说。

  陈艳娟第一次打工吃尽了苦头,每天要站8个小时,站得腰算腿疼,客人叫了,马上就要去倒茶,动作慢了就有客人不满意了。有一次一个客人嫌她做得不好,就说:“你还是回学校去读书吧”,这句话深深刺痛了她的内心深处,但最后她还是咬咬牙坚持了下来。

  生活虽然艰辛,但陈艳娟对于求学不轻言放弃,她打算贷款,先上学,然后还款,这样既能减轻家庭负担,又让自己有书读,至于债务,将来再还。

找亲戚朋友筹集学费

  姓名 岑月婷

  年龄 19岁

  毕业学校 恩平一中

  分数 584分

  报考院校 华南师范大学

  岑月婷很开朗,她告诉记者她到一家卫浴厂去打工,打工经历很奇特,结果工作环境太香了,自己工作完之后就像一个“香妃”一样,浑身香喷喷的,最后把她“香”跑了。

  “现在在家里主要帮父母做家务,还在联系工作,打算去做销售人员,一天工作5个小时,一小时8元,工作很好,但不知道最后能不能成功”,岑月婷说,她还打算去图书馆看书,这个暑假很忙碌。

  岑月婷的家在恩城河南,父母都做点小生意,每天早上6时就出去忙活到中午,然后回来为女儿和儿子做饭,吃完饭后又接着去摆地摊,很辛苦,一月只能挣1000元左右,这1000元包括了全家4口人所有的生活开销,包括他们姐弟的学费。

  “弟弟也在恩平一中读书,花费较多。”岑月婷说。

  由于家里条件差,岑月婷小时候就学会了做家务,做的菜很好吃,深得爸爸的赞赏,父母忙的时候,做饭就包在她的身上。“有时候觉得做家务很烦,一次在冬天,我用井水洗衣服,很凉,自己洗着洗着就不耐烦了,正好妈妈回来了,就说‘我很辛苦’,结果妈妈拖着疲惫的身体说‘我也苦啊,但谁能帮我呢?’,我突然觉得自己像木头一样不懂事,当时不会说话了。都说妇女是半边天,但妈妈是我家的大半边天”,说着说着,岑月婷的声音开始像二胡,变得不清脆了。

  这次高考成绩还不错,岑月婷很高兴,对于将来的学费问题,她说要去找亲戚朋友帮忙,先读书,再慢慢还人家。

努力分担家里的压力

  姓名 陈健胜

  年龄 19岁

  毕业学校 恩城中学

  分数 551分

  报考院校 仲凯农业学院

  农家孩子,对于农村和农业有着特殊的感情。所以,陈健胜选择农业院校,也在情理之中。

  家住平石街道办事处石泉村委会的陈健胜有望成为他们村有史以来的第一个大学生,“我们村子有50多个人,祖祖辈辈还没有出过一个大学生,如果顺利,8月我就成为我们村第一个大学生了”,陈健胜很高兴,之所以选择农业院校,一是要让自己有书读,二是自己是农家孩子,有感情。

  其实,今年他能取得这个成绩已经相当不容易了。就在高考前的一周,他妈妈被检查出患有子宫肌瘤,恍如晴天霹雳一样让整个家庭在颤抖,陈健胜还带着妈妈去了医院。

  “我很难受,家里没钱为妈妈治病,还要操心高考,真的让我力不从心”,他说,他是带着焦急的心态去参加高考的,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很不容易了。

  高考后,陈健胜就一头扎进了鱼塘,他和家人分工,爸爸种地,自己照看鱼塘。每天早上把饲料撒进鱼塘,还要喂鸡,再用鸡粪去喂鱼。他的姐姐在广州打工,但挣钱不多,帮不了家里什么忙。

  “现在水稻也快要收割了,稻田永远是我的战场,小时候就学会了收割,现在自己应该站出来好好努力,妈妈病了,自己应该分担家里的压力。”他说。

不会轻言放弃

  姓名 曾惠清

  年龄 18岁

  毕业学校 恩城中学

  分数 517分

  报考院校 佛山科技学院

  高考一完,曾惠清就一头扎进了恩城的一家化工厂,为洗发水进行包装。

  她做的是计件活,得的是计件工资,所以曾惠清干得相当卖力,一天工作10多个小时以上。最早从8时就开始上班,有时加班到晚上10时左右,手很累,她说睡觉时眼前好像总有好多瓶子在晃。

  曾惠清的家在君堂镇石潭村委会,全家人都种地。“爸爸和妈妈每天很早就去田里劳动,很晚才回来,耕地、灌水、施肥,每次回来都汗流浃背。”曾惠清说,看着父母劳累的样子,自己真想不读书了,为父母分忧,但仔细想想,读书才是唯一的出路,所以又坚持了下来。

  为了节约开支,高三时她把自己的所有开销控制在一个月100元左右,绝大部分又用在了学习上,主要买一些复习资料。

  “今年都18岁了,但我买过的最贵重的一个物品是一台复读机,价值80元,爸爸给了50元,自己平时又积攒了30多元。”曾惠清说。

  她的老师聂老师说,这个孩子很坚强,独立能力很强,从来不会轻言放弃,很小的时候她就学会了很多事情,比如洗衣服、做饭等等,在学习上很认真。

  恩城中学了解到曾惠清的情况后,主动帮助她,每月为她补助40元,千明眼镜店还为她捐资1000元帮她交了学费,这让她很感激,“真的,很感谢学校和社会对我们的帮助,没有他们,我也很难走到今天。”(文/图 本报记者 李小龙)

  • 标签:暑假工 
  • 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06.09.28                                 生活因感动而精彩,理想在创造中放飞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