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bLog
 
 
 
 
“服装村”里的打工妹们
[ 2007-7-31 23:27:00 | By: kjuankn ]
 

 

       核心提示:西安的李家村,曾吸引了上万名打工妹来此淘金,据粗略统计有5000人以上。不过现在的打工妹则以西北地区的为主,年龄基本在16岁至25岁之间。她们在这里寻找自己的位置,实现自己的梦想,甚至找寻到了自己的爱。

现在城中村每个角落都是寸土寸金。承包人为充分利用
有限的面积,将打工妹的床搭在车间之上

由于志同道合,来自四川的郑建兵和来自甘肃的郭艳丽恋爱两年后,年初结了婚

在城中村,这样的院子住有五六十个打工妹

来自四川的李久红,为服装锁边

一间房就是一座小工厂,有活没活看得清清楚楚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但也很无奈。为了生存,每个打工妹都在努力地工作着

4月17日那天,西安上空蓝天白云。几个从甘肃来的打工妹约在一起聊思乡之情

华商网 - 华商报6月19日报道  西安的李家村,曾吸引了上万名打工妹来此淘金。两年前,李家村开始综合改造,打工妹们除转战到南方外,有很多分散到了如今的新后村、铁炉庙村、李家分村继续加工服装,据粗略统计有5000人以上。不过现在的打工妹则以西北地区的为主,年龄基本在16岁至25岁之间。她们在这里寻找自己的位置,实现自己的梦想,甚至找寻到了自己的爱。

在这儿总比家里好

19岁的王媛三年前初中毕业后,随姐夫从老家礼泉来到这里学习加工服装,现在已经是一名熟练工,每月能够拿到800元工资。对自己目前的工作,王媛很满意。她说:“女孩子就喜欢美,一个月的工资一半用于买衣服和化妆品,一半交给妈妈贴补家用。”在她的影响下,两年前还在深圳打工的邻居赵娟也来到了这里。

与王媛所在服装加工车间一墙之隔的另外一个服装厂,里面有几个来自甘肃的打工妹。18岁的张艳在几个老乡之中,算是见过大世面的人,说起话来很大方。一年前,张艳去了趟上海,在一家超市里当售货员,由于不适应那里的气候,春节就回来了,到服装村才来了一个多月,目前还是学徒期。她说:“老板现在包吃包住每月还给300元工资,已经非常满足了,毕竟没有活干的时候,老板还得贴钱养活我们呢!”对于以后的理想,包括张艳在内的老乡仇春红、黄澎春等都认为,大家毕竟都是刚从学校出来的,在这里总比家里好,慢慢地也许能够找到适合自己的位置。

打工就为当老板

比起其他几个甘肃老乡,18岁的陈丽琼是一个有想法的女孩子。她直截了当地说:“我打工的目的就是要当老板!”初中毕业后,她从平凉市被老乡带到这里。她是家中的老大,家里还有一个13岁的弟弟。爸爸不放心她独自在外闯荡,后来也跟着到西安搞装潢。陈丽琼说自己选择学做服装的理由很简单:“因为衣食住行中,衣是排在第一位的。”经过两年的努力,她从最初给老板做饭,到打下手钉衣服扣子,现在已经能够独立加工高档西装。

“你说想当老板,什么时候能够实现呢?”面对记者的提问,陈丽琼回答说:“现在就可以,我已经存够了开这样一个服装店的一万多元钱。”为了开店,她每月将自己的工资都存放在妈妈那里,用的零花钱却是爸爸给的。“爸爸每月能给多少零用钱?”“200元就够了,我主要就是买点衣服,化妆品什么的几乎不用,想吃好的,爸爸基本上每月带我进两次馆子。”陈丽琼的确是一个有想法、有谋划的女孩,一般的女孩200元零花钱肯定不够用,但她还有节余呢!过年回家的时候,她还用平时省的零花钱给妈妈和弟弟买了衣服和吃的。

找到了自己的爱

23岁的郭艳丽,已经是老板娘了,说起自己的爱情时她一脸笑容。与别的女孩子不同的是,她是在老家学好裁缝这门手艺后,才来服装村找活干的。2004年刚来李家村时,她就认识了21岁的四川男孩郑建兵,那时他已经是一个小老板了,拥有几台电动缝纫机。郭艳丽就在这里打工,由于是熟手,她很快成了老板的帮手,慢慢地她爱上了他。

年初,郭艳丽和郑建兵在西安一家酒店举行了婚礼。洞房是新后村的一套民房,现在洞房的一间改成了服装加工车间,虽然不足6平方米,却干净整洁。他们小夫妻俩的屋子基本不上锁,雇的四个打工妹平时可以围坐在他俩的床上看电视,拉家常。据了解,像郭艳丽这样在服装村通过打工认识结婚的就有30多对,他们有着更高的理想,打算把生意做得更大,然后在西安买房安居。

她们的未来不是梦

招熟练工的广告,在服装村里随处可见,可应者寥寥,这令老板们十分头痛。一个姓李的四川老板说,他们经常会碰到这样的尴尬,要么没活干,要么有了活又没有熟练工。原因是他们生产的服装都是当日销售,从不压货,人家需要多少就生产多少,市场上什么服装好卖就生产什么,变数之大外界无法了解。比如说今天下雨了,明天生产夏装的订单就会少;如果碰到连阴雨,为了自己不亏本就得辞退工人,要是突然有一天天气好了,逛商场的人多了,服装好销了,商家就催着要服装,小老板们就得加班加点生产,这时候最急的就是没有熟练工。因此“花低薪养工人”,就成了好多老板的无奈之举。如果人家是熟练工,在没活干的时候,给人家开低工资人家就会炒老板的鱿鱼。另外一个现象就是,一旦熟练工有了一定的积蓄,也会在服装村租房买设备当老板。

同样在服装村做了16年生意的浙江黄姓老板认为,现在的生意越来越难做了,当时一年挣的钱如今要几年才能挣回来,一方面是当年服装市场较少,“物以稀为贵”;另一方面是女工好招,而且工资低,现在市场多了,打工妹的择业面广了。“这是市场竞争的必然结果,社会在发展,人总是有更高的追求吧。”黄老板说。

按照规划,投资15亿元人民币的李家村服装城将很快建成。到时,这些暂居各处的打工妹也将随着新商城的使用而转战到这里,一个更大的舞台等待着她们。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