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搜索
用户登录
用户公告
时间记忆
最新日志
最新回复
最新留言
加入群组
我的好友
我的照片
英雄追悼会上 妈妈痛哭跌坐在儿子灵前
 

 “我的幺娃子啊,再让我看一眼嘛,再让我看一眼……”

王祚炳的母亲在亲友搀扶下见到儿子遗体。羊城晚报供图

———王祚炳的母亲黄长桂

“我们都是重庆人,都是王祚炳的巫山老乡。我们为他,为重庆人的勇敢正直感到骄傲和自豪!”———参加追悼会的巫山老乡

上午10时14分,最终临别时刻到了,早已泪湿眼眶的母亲黄长桂和未婚妻杨九勤在亲友的搀扶下,最先走近安放王祚炳遗体的棺木前,向遗体告别。看着儿子、爱人的遗体,黄妈妈和杨九勤早已泣不成声,几次想俯下身子再去摸摸王祚炳,但几次伸出手后又都不由自主地缩了回来,捂着脸部哭成一团。

杨九勤第一个走近爱人的遗体,事发当天,这个熟悉的身体就是靠在她的怀中去世的。在追悼会开始前,杨九勤告诉记者,她的眼泪“都快哭干了”,但当见到曾经深爱的人静静躺在棺木中,彼此已是阴阳两隔,她的眼泪再一次涌了出来,越哭越伤心,最后竟哭倒在地。身边两名家属用了近两分钟,才把杨九勤扶起来。

随后走进遗体陈放室的是母亲黄长桂。在遗体告别的出口处,71岁的老母亲泪水长流。尽管左右手有两个儿子边流泪边搀扶,但黄长桂还是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软软地跌靠在墙上。

“再让我看一眼,最后一眼……我的幺娃子啊,你说过要送我的。”因担心母亲和杨九勤伤心过度,被亲友们扶出遗体停放大厅后,黄妈妈嘴里还不停地念叨着,想要挣脱出去再扑倒在儿子遗体前看最后一眼,再最后一次摸摸自己再熟悉不过的儿子的脸庞。

老乡为他自豪

“我们都是巫山来的。”“我是和王祚炳一样做烧烤生意的。”“我是在附近做小生意的”……悼念厅外,满耳都是熟悉而又亲切的重庆话。

来自巫山抱龙镇石碑乡的徐培彰和妻子董泽辉不仅和王祚炳是老乡,在深圳也和王祚炳一样做烧烤生意。面对前来采访的深圳媒体,说起老乡的壮烈义举,徐培彰的自豪之情溢于言表。“孩子是这个月初才跟我一起过来的。”妻子董泽辉表示,尽管儿子今年才不到5岁,但还是希望他长大后能和王祚炳一样做一个正直和勇于承担责任的人。

据徐培彰介绍,听说王祚炳的事迹后,前来深圳打工的巫山人就相互联系起来。“尽管没有同乡会一类的固定组织,但我们自发联系就集合到了一起来参加追悼会。”

  • 标签:见义勇为 
  • 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06.09.28                                 生活因感动而精彩,理想在创造中放飞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