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gddgw.com/123u/zhangheng/index.html
时间记忆
最新评论
我的公告
我的相册
最新留言
我的好友
用户登陆
友情链接
博客信息



日志
河南籍青年孙恒创办“打工青年艺术团” | 2007-8-22 14:25:00


 
 
 
  “打工青年艺术团”利用业余时间到工地、工厂和小区给工友们演出。
 
 
 
  艺术团创办了“打工者文化教育协会”,明园学校为他们提供了一间教室作活动室,他们建起了图书室和电脑室,为打工青年免费举办电脑培训班。

  打工者,这是一个值得人们讴歌和崇敬的群体。全国每年有1亿多打工者进入城市和沿海发达地区务工,为我国工业化、城市化和农村现代化奉献着自己的心血和汗水,他们用自己的勤劳谱写着时代的壮歌。

  打工者,这也是一个值得人们关注和同情的弱势群体。在繁华都市里,城里人不愿意做的苦活、累活、脏活,都由他们来做。民工生活在异乡,缺乏社会关心,缺少家庭生活的温暖,没有熟悉的环境与交流,生活方式单调乏味,常常感到心理上的孤独与无助、精神上的空虚和处境的艰辛。

  在打工者需要关怀和温暖的时候,有一个属于他们自己的声音的出现,给他们带来了慰藉和心灵的关爱。这就是河南籍青年孙恒创办的北京“打工青年艺术团”。

  心灵的呐喊

  “你来自四川,我来自河南……无论我们来自何方,都一样地要靠打工为生……雨打风吹都不怕,天下打工兄弟姐妹们是一家!”大地作舞台,蓝天作背景;没有演出服,没有化妆师;台上的演员都是外出打工者,台下的观众也大都是外出打工者;台上是慷慨激昂的歌声,台下是民工兄弟如雷的掌声和热泪盈眶。

  铿锵昂扬的曲调,直白朴素的歌词,会使每位听众马上联想到那些风尘仆仆进城打工的人们。这是北京“打工青年艺术团”奉献给打工者的心灵之歌。

  流动务工人员、打工者是中国工人阶级的一部分。千千万万打工者来到城市,用自己的双手和血汗创造出极大的物质财富。“打工青年艺术团”根据打工者的生存现状,用发自肺腑的语言和感人至深的艺术形式,真实地表现了打工者的生活和心理历程。针对有些都市人瞧不起打工者的现实,艺术团为工友们创作了一首歌,名字叫《打工、打工、最光荣!》。“打工、打工、最光荣!高楼大厦是我建,光明大道是我建……顶天立地做人———勇往直前!”高昂的节奏,激扬的旋律,用自己饱含深情的歌声,向打工者反复灌输着自尊、自强、自信的理念,道出了每个打工者的心声:“我们渴望知识的海洋还有明媚的阳光!……那红色的旗帜在心中飘扬,我们从这里开始———飞翔!”

  心灵的共鸣

  “打工青年艺术团”的创办者孙恒是河南开封人,1996年毕业于安阳师范学院音乐教育专业。毕业后,他先是到开封一所中学教音乐;1998年秋,又来到北京,成了一所打工子弟学校的音乐教师。

  走进简陋的教室,望着孩子们一双双饥渴的眼睛,听着教师们讲述的一个又一个辛酸故事,孙恒感到了打工子弟与城里孩子享受教育权利的不平等。通过这些孩子,孙恒又认识了他们的父母,他们的父母基本上都是在北京从事最脏最累工作的打工者。孙恒开始尝试给这些打工子弟写一些歌,给他们的父母写一些歌。这样的歌多了,他又想到组建一支专门为打工者服务的义务演出队。

  2002年5月1日,在这个全世界劳动者的节日里,孙恒和一些从五湖四海来到北京的打工青年自发地组织成立了“打工青年艺术团”。王德志做过餐厅杂工、食品厂工人、送水工、广告业务员、推销员等工作;鼓手姜国良做过建筑工人、推销员、音像租赁等工作;许国健当过保安、打工子弟学校老师……他们利用业余时间在一起排练,为更多的工友做义务演出。只有打工者才能体会到打工者的艰辛,共同的理想与抱负把他们聚集在了一起,坎坷不平的生活经历给了他们不竭的创作源泉。

  尽管艺术团的成员还要靠打工生存,然而每次打电话通知演出,他们都二话不说,不管时间多么紧张、工作多么劳累,都会按时赶到演出地点。尽管艺术团拿不出一分钱的报酬,但是他们说,只要一看见民工们那一张张开心的笑脸,就忘记了所有的不快和疲劳。

  心灵的呼唤

  面对打工者这样一个社会弱势群体?熏“打工青年艺术团”用自己的方式给予他们以力量、理解、支持和帮助。

  打工者把孙恒当成了贴心人、主心骨,遇到难处就想找孙恒倾诉。来自四川的钢筋工老陈在工作中被钢筋刺穿了脚底板,老板不给看病,不给做伤情鉴定,他只有靠借老乡的钱度日。孙恒和艺术团的团员们认为这是一起典型的工伤事故,黑心老板总是欺负这些不懂法律的人。

  为了帮助老陈,孙恒约上老乡和记者朋友,一起找到那个老板。自知理亏的老板,不得不给老陈兑现了4000元医疗费。看到一些老板拖欠工人工资已经成了家常便饭,有的老板倚仗自己有钱有势,还打骂工人;而打工者大多因势单力薄,只好忍气吞声。孙恒他们想,如果打工者能够团结起来,就可以自己保护自己。

  借着一种创作的冲动,回想着工友们诉说的种种苦恼,孙恒连夜创作了一首《团结一心讨工钱》的说唱曲。作品中塑造了“黑心老板”周二熊和不畏权势挺身而出的民工王老汉的形象,最后,建筑工人团结一心争取合法权益的斗争取得了胜利。每次艺术团演出这首说唱曲时,都会引起观众的强烈共鸣。

  在乌鲁木齐曾发生这样的惨剧:36岁的湖北打工妹李腊英在横穿马路时,因为进退犹豫不决,被公交车司机和乘客强行拉上车,在恐惧和羞辱下,她从飞驰的车上跳窗而亡,撇下了丈夫和两个未成年的孩子……

  这一消息极大地触动了孙恒和他的朋友们,腊英横尸街头的惨景让他们愤怒。艺术团的年轻人很快就根据这个故事创作了小品《月英的故事》,它以艺术再现的形式告诉人们:进城的打工者不比任何人低一等,他们也有做人的权利和尊严。这个节目一上演就受到了工友们的欢迎,不少观众反映很受启发教育。

  分析进城务工人员所遭受的种种不平等待遇的原因,使孙恒意识到,外出打工者处于社会的弱势地位,既有政治经济的原因也有自身的原因,许多外出打工者自身素质低下,加之极少数人的违法犯罪行为,导致了一些城里人对这一群体的偏见。因此,艺术团注意把教育和引导打工者自尊、自立、自强作为宣传的重要内容,他们创作的歌曲《打工打工最光荣》、相声《快乐歧视》和《漫谈恋爱》等,号召工友们用诚实的劳动来创造美好生活。

  心灵的家园

  打工者特别是农民工衣着不够鲜亮,甚至灰头土脸,但他们同样是神圣的劳动者。令人悲哀的是,为城市繁荣作出贡献的打工者不但常常得不到尊重,甚至受到歧视。艺术团成员在思考着如何消除这些歧视,如何解决许多让打工者困惑的问题。

  “打工青年艺术团”同北师大的“农民之子”社团和法律工作志愿者合作,举办了针对农民工的“法律与维权”培训班。在学习法律的过程中,他们穿插表演一些反映打工族生活的文艺节目,使大家生动、形象地理解了法律条文的意义,认识到自己的权益要靠自己去争取和维护。

  在社会各界的大力支持下,艺术团创办了“打工者文化教育协会”,明园学校为他们提供了一间教室作活动室,他们建起了图书室和电脑室,为打工青年免费举办电脑培训班。

  打工青年艺术团一方面在不断地丰富大家的文化生活,另一方面也通过独特的艺术形式传递维权信息、宣传法律知识,用文艺心声表达生存现状。他们先后开展过“反对身份歧视”、“工资是争取来的”、“识破打工陷阱”、“自我营造,合作发展”等专题演出。

  “打工青年艺术团”成立以来,他们利用业余时间到工地、工厂和小区给工友们演出,两年来共演出了100多场,累计观众达2万多人次,在北京打工者中间受到热烈欢迎。随着影响的扩大,他们还成立了“农友之家”社会公共服务机构,为打工者提供法律咨询、文化教育、权益维护、大众电脑教室、社区互助图书馆等多方面的帮助。“打工青年艺术团”成为了打工者的心灵家园。

  打工青年艺术团创作的部分歌曲

  想起那一年词曲/演唱:孙恒———献给那些远离自己的家乡和亲人,为了理想为了生活而漂流奔波、奋斗不息的人们。想起那一年,我离开故乡,离开生我养我的村庄;今夜梦里面,我回到故乡,回到妈妈温暖的身旁。家乡的河水现在已上涨,远方的人儿还要去远方;门前的桃花现在已盛开,离家的孩子何时能回来。想起那一年,我离开故乡,离开生我养我的村庄;今夜梦里面,我回到故乡,回到我心爱的姑娘身旁。家乡的河水现在已上涨,远方的人儿在远方歌唱;门前的桃花现在已盛开,唱歌的人儿何时能回来。家乡的河水现在已上涨,远方的人儿还要去远方;门前的桃花现在已盛开,离家的孩子何时能回来。

  打工子弟之歌词曲:孙 恒

  演唱:北京明圆学校少年合唱队———献给天下所有打工子弟学生我们远离自己的家乡,我们也有自己的梦想,我们同样渴望知识的海洋和明媚的阳光!我们彼此都来自四方,就像兄弟和姐妹一样,那红色的旗帜在心中飘扬,我们在这里成长!我们彼此都来自四方,我们怀着相同的渴望,我们渴望知识的海洋还有明媚的阳光!我们彼此都来自四方,就像兄弟和姐妹一样,那红色的旗帜在心中飘扬,我们从这里开始———飞翔!

  天下打工是一家词曲/领唱:孙恒你来自四川,我来自河南,你来自东北,他来自安徽;无论我们来自何方,都一样地要靠打工为生。你来搞建筑,我来做家政,你来做小买卖,他来做服务生;无论我们从事着哪一行啊,只为了求生存走到一起来!打工的兄弟们手牵着手,打工的旅途中不再有烦忧;雨打风吹都不怕,天下打工兄弟姐妹们是一家!打工的兄弟们手牵着手,打工的旅途中不再有烦忧;雨打风吹都不怕,天下打工兄弟姐妹们是一家!

  审读手记:明媚的阳光

  任 鹏

  全国每年有1亿多外出务工者在外打工,这是一个何其庞大的群体!他们中绝大多数为农民工。当他们尚在为谋取基本的物质生存条件而四处漂泊、闯荡时,很少有人顾及精神文化需求,也鲜有局外人关注其精神文化需求。但这并不表明他们就没有此种需求,相反,他们对精神文化生活的欲望应当也确实更强烈、更急迫。终于有一位河南籍青年意识到了这一点,并为此创办了“打工青年艺术团”。这个叫孙恒的年轻人是从自己的切身经历中感受出来的,因为他本身也是一名打工者。没有一分钱报酬,还要筹资添置设备、牺牲休息时间、耽误打工挣钱,但孙恒与他的同伴们无怨无悔、乐此不疲。他们究竟图的是什么?从每次演出时台下如雷的掌声、激动的泪水中,我们或许可以找到答案。不仅仅如此。在用艺术表达打工者心声、提升农民工素质的同时,他们把“业务范围”又扩大到了为农民工维权、提供法律咨询、开展文化教育、培训一技之长等诸多方面。所有这一切,都是为了让外出务工者这一弱势群体不再“弱”下去,不再长久处于“精神的荒漠”。孙恒们能做到的,其实我们千千万万“城里人”更应该做到。因为关注弱势群体、尊重最底层的劳动者,既是社会主义社会文明水平的体现,也是对营造“城里人”舒适家园作出了巨大贡献的打工者理所应当的回报。回想当年数千万知识青年和城镇居民上山下乡,从某种意义上说也是到农村去“打工”和谋生。在物资紧缺、社会动乱的年代,亿万农民尽管自己也还在饥肠辘辘中度日,但仍以无私的情怀接纳、安置了这些“城里人”;今天待到农村人进城开拓生活新路来了,我们为何不能同样善待、关照他们?仅从“报恩”的角度看,城里人也应当像孙恒创作的《打工子弟之歌》中所唱的那样,多向他们投洒“明媚的阳光”。能否享受到“明媚的阳光”,常常也取决于每个人自己的决断和行为。服刑犯郭元森越狱逃亡12年,尽管获得了人身“自由”,却天天要提心吊胆、时时如惊弓之鸟,过着鼹鼠般的生活,前途一片漆黑,心灵备受煎熬。当他饱尝了不能“见光”的痛苦、毅然决定投案自首时,“明媚的阳光”终于重新照射到他身上,他如释重负般能睡个安稳觉了。不知那些曾经失足或犯过罪的人们,读罢郭元森的故事后有何感受?要知道,心灵的自由往往比人身的自由更重要,一念之差会决定你是走向光明前景还是步入穷途末路。愿人人都能长久沐浴在明媚阳光下!
阅读全文 | 回复(0) | 引用通告 | 编辑 | By: zhangheng
发表评论:
Design by blog.nfhot.com / Copyright http://nfhot.com 2006-2008 reserved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