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gddgw.com/123u/zhangheng/index.html
时间记忆
最新评论
我的公告
我的相册
最新留言
我的好友
用户登陆
友情链接
博客信息



日志
打工青年艺术团签约京文唱片 为打工者服务 | 2007-8-22 14:30:00

 

打工青年艺术团签约京文唱片 为打工者服务

来源:新京报

 

  日前,一支完全由打工青年组成、专门为外来打工者义务演出的“打工青年艺术团”签约京文唱片公司,并将推出自己的全新专辑。817,《新京报》记者专访了这支打工青年艺术团的主要成员和决定为他们制作、发行新专辑的京文唱片负责人。

  “打工青年艺术团”成立于200251,初始团员10人,都是来自各行各业的打工青年,他们利用业余时间到工地、工厂和小区给打工者们演出,两年来共演出了100多场,累计观众达到了20000多人次,在北京打工者中间受到热烈的欢迎,很多人直接从观众加入到了演员队伍。随着影响的扩大,他们还成立了农友之家社会公共服务机构,为打工者提供法律咨询、文化教育、权益维护、大众电脑教室、社区互助图书馆等多方面的帮助。

  今年夏天,“打工青年艺术团”被京文唱片发现并立刻签约,他们的首张专辑《天下打工是一家》即将在9月份正式发行。据京文公司介绍,这张专辑将以发行卡带为主,定价将远远低于目前市场上的平均水平。结合新专辑的发行,京文公司还将配合农友之家发起一系列捐助活动,发动社会各界把旧书、旧电脑捐赠出来给打工子弟学校的孩子们。届时,京文公司还会组织打工青年艺术团到全国各地的工厂和工地进行巡演。

 

  “我们是来自打工者服务打工者”

 

  专访打工青年艺术团发起人孙恒:

 

  “你来自四川,我来自河南……无论我们从事着哪一行啊,只为了求生存走到一起来!打工的兄弟们手牵着手,打工的旅途中不再有烦忧;雨打风吹都不怕,天下打工兄弟姐妹是一家!”这首歌的作者就是打工青年艺术团的发起人孙恒。

  6年前,孙恒从河南安阳师范学院毕业来到北京。有一次,孙恒被几个工友邀请到工地弹吉他。由于工地上生活条件很差,三五十人挤在一个工棚里,每天除了工作还是工作,几乎没有任何业余文化生活。因此,他们的演出受到了大家的欢迎。孙恒认识到,打工者的文化生活实在太贫乏了,于是在他的发起和倡导下,打工青年艺术团成立了???

 

  为什么要成立打工艺术团?

 

  我接触到了各行各业的社会底层的这些打工者,他们的生活,真的是非常艰辛,我就和身边有文艺特长的人商量能不能下了班,利用业余时间给大家演出。

 

  新京报:到了北京之后,立刻找到自己的方向了吗?

 

  孙恒:当时我做出这种选择,包括父母在内很多人都不理解。后来我孤零零一个人来到北京,没有任何朋友。当时并没有想在北京长呆,想出去走走,结识更多的朋友。到北京之后有两个事情对我的影响非常大:1999年,我花了大半年的时间背着吉他和我自己写的歌在全国各地的街头、地铁、地下道、酒吧演出,在这个过程中,我接触到了各行各业的社会底层的这些打工者,保安、保洁的等等。这些人都成了我的朋友,看到他们的生活,真的是非常艰辛,但在这种艰辛之中,不管是为了生存还是为了理想,他们又是那么的乐观。这一路对我的影响非常大,于是我根据我看到的这些人和事写了很多歌。

 

  新京报:另外一件事呢?

 

  孙恒:回到北京之后,一次我去北师大听了一个讲座,是一个打工子弟学校校长讲述自己的办学经历。那是我第一次知道北京每年有20万农民工子女因为户口问题在北京上不了公立学校。而民工子弟学校的条件都特别差,基本没有音乐教育,于是我当场毛遂自荐,到明园打工子弟学校当了一名音老师。

 

  新京报:这成了你更深入了解打工者生活的开始?

 

  孙恒:对,之后我在北京很多打工子弟学校都当过音老师,通过这些孩子,我认识了他们的父母,他们的父母基本上都是在北京从事最脏最累工作的打工者。然后我就开始尝试给这些打工子弟写一些歌曲,这张专辑中有一首《打工子弟之歌》就是写给这些孩子们的。

 

  新京报:然后又写了一些关于打工者的歌?

 

  孙恒:我身边有很多工友,有时候我去看望他们就带着吉他,还唱唱这些歌。他们都觉得这种方式特别好。出来打工,特别是建筑工地和一些工厂,都是封闭的,业余文化生活特别少。有时候工地上连个电视都没有,而且他还不让你出去。大伙儿捡着个报纸啊、书啊什么的就传来传去看。那时候就写了一些向《讨工钱》、《打工者之歌》这些根据他们的故事编的歌。

 

  新京报:什么时候开始有成立义务打工青年艺术团想法的?

 

  孙恒:这样的歌多了,后来我就和身边有文艺特长的人商量能不能下了班,利用业余时间给大家演出。在2002年的51,我们就成立了一个演出队???那时候人还少就五六个,只能叫演出队。

 

  这个艺术团仍然是个业余的吗?

 

  现在我们是全职在“农友之家”工作,这个公益性的机构是在艺术团的基础上发展而来的。提供法律咨询、权益维护、文化教育等等服务。

 

  新京报:演出的条件怎么样?

 

  孙恒:我们演出的时候什么灯光、音响都没有,就是在工地上,没什么特殊设备,就两个小音箱、吉他、口琴、笛子什么的。但是每场演出的现场气氛都非常热烈,有时候我们让工人们自己上来唱,就像联欢会似的。

 

  新京报:慢慢地加入你们艺术团的人就多了起来,他们都是看了你们的演出后加入的吗?

 

  孙恒:对,很多人都是看了演出然后加入的。我们这个团特别有意思,每次演出都会有新的人加入。我们是一个开放的团,我们的宗旨就是“来自打工者,服务打工者”。只要你有一定的特长,愿意为这个群体服务,那我们就欢迎你加入进来。但是流动性特别强,我们现在有大概10几个比较固定的文艺骨干,另外还有二三十个流动性比较强的工友。

 

  新京报:现在你们还是业余在做这个艺术团吗?

 

  孙恒:现在我们是全职在“农友之家”工作,这个公益性的机构是在艺术团的基础上发展而来的。也是为工友们服务的,提供法律咨询、权益维护、文化教育等等服务。现在我们在海淀肖家河有一个项目点,朝阳区有两个项目点,我们在这些工友聚集的社区里设立互助图书馆,和打工子弟学校合作还成立了大众电脑培训班和一些维权讲座、联谊会之类的活动。

 

  工友们是不是非常需要这样的演出?

 

  大家都很欢迎,工友们觉得在这种演出中自己的心里话被说出来了,感觉到被尊重。所以大家都很高兴看这种演出。

 

  新京报:你们在演出的时候一直都很顺利吗?

 

  孙恒:我们刚开始好介入,两三个人看望朋友就顺便演了。但后来慢慢规模大了,观众最多达到两三千人。刚开始有一次我们一去就唱那首《讨工钱》,因为当时拖欠工资特别普遍,所有的工友情绪非常激昂,和我们一起合唱,结果工头怕闹事,半截就不让我们唱了。后来我们有了经验,一般就把这首歌放到最后唱,这样唱完就可以跑了。除了工地,我们现在更多地去一些城乡结合部,打工者聚集的地区演,这样效果就会更好,少了很多干扰。

 

  新京报:工友们怎么看你们的演出?

 

  孙恒:大家都很欢迎。我们一直说劳动最光荣,我们建设了高楼大厦、道路桥梁,我们的价值应该得到承认,可我们平时更多的是感到被歧视。工友们觉得在这种演出中自己的心里话被说出来了,感觉到被尊重。所以大家都很高兴看这种演出。我们自己歌颂自己,在精神上鼓舞自己。

 

  工友愿意花钱买这张专辑吗?

 

  孙恒与京文唱片老总谈专辑发行前景

 

  孙恒:开始我们也有这个疑虑:工友们工作已经那么累了,还有这个需要吗?实际恰恰相反,越是这样的环境大家越需要精神上的东西。我们去那些建筑工地,那些工友们会在书报栏看报纸,垃圾堆里捡来的书他们会传阅,而且他们还会评论国家大事。不是像大家想的那样素质很低。事实上打工者初中高中大专学历的都有。我们不能用那种简单的目光来看打工者。

  京文公司老总许钟民:我是潮汕人,同样有着异地打工的曲折经历。我听到他们的歌后便被“打工青年艺术团”粗糙但质朴的声音打动了,当即签下了“打工青年艺术团”,为他们发行专辑。这张名为《天下打工是一家》的专辑中,收录了《团结一心讨工钱》、《彪哥》、《打工子弟之歌》等等来自普通打工者生活的歌曲。如《团结一心讨工钱》就讲述了一个“辛辛苦苦干一年,到头来不给结工钱,面善心黑的周老板,躲将起来不相见”的讨工钱故事。

  首先打工者作为一个相当庞大的群体,他们的生活,他们的所思所想应该通过某种渠道得到表现。二是我被孙恒他们的这种默默无闻义务演出的精神感动了。

  京文并不讳言这张专辑也是看到了市场需求。这张《天下打工是一家》将会主要以低廉的价格作为卡带发行,京文会考虑发行少量的CD版,而且CD版的价格会特别高。

阅读全文 | 回复(0) | 引用通告 | 编辑 | By: zhangheng
发表评论:
Design by blog.nfhot.com / Copyright http://nfhot.com 2006-2008 reserved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