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gddgw.com/123u/zhangheng/index.html
时间记忆
最新评论
我的公告
我的相册
最新留言
我的好友
用户登陆
友情链接
博客信息



日志
探访全国首个打工者博物馆  | 2009-7-13 15:41:00
▲ 孙恒说,希望工友们能够有更加灿烂的笑脸。
▲形形色色的暂住证。
这是一个跟随父母到北京务工的孩子画的画。

  打工者孙恒在北京市朝阳区筹办了国内第一家打工者博物馆,去年5月份“开张”的这家博物馆,至本月已运行一年有余。

  一个由打工者自行筹办,并专门收藏打工者展品的博物馆,不禁让人有些好奇那里究竟会展出什么样的藏品,运行一年间,又有多少打工者会专门前往博物馆一睹为快?这个小小的博物馆在过去一年间如何运作?本报记者专门前往这个距北京城区40余公里的博物馆探访。

  文、图/本报驻京记者 赵琳琳  

  从市区出发,沿首都机场高速辅路行驶,大约1小时就到达了位于北京市朝阳区、通州区、顺义区三区交界处的金盏乡,金盏乡位于北京市东五环和东六环之间,全国首个打工者博物馆就藏身于金盏乡辖下一个名为皮村的小村里。

  开张一年,博物馆在皮村已小有名气。

  博物馆和记者想象中的模样有些不同。没有光鲜的门脸儿、不像一般拥有着博物馆头衔的建筑那样巍峨和古朴,甚至没有挂一块牌匾。在大院门外竖着一块薄木板,上面写着两行粉笔字“内有雪糕”。

  博物馆的创意者叫孙恒,是河南开封人,他同时也是公益组织“工友之家”总干事、打工青年艺术团团长。这个1988年来北京打工的小伙子,是个爱唱歌、爱写诗、很活跃的小伙子。  

  主流文化听不到这些人的声音  

  孙恒创办过打工青年艺术团,倡导成立了公益组织“工友之家”,后来干脆发起成立打工者子弟学校。

  “改革开放30年了,中国的发展建设当中,千千万万的进城务工者为城市的发展建设作出了贡献,但是,在我们的主流文化当中却听不到这些人的声音,我就想,能不能建立一个博物馆,让更多人记住这段历史,让更多的人尊重工友们的劳动,认识他们的劳动所创造的价值,是建立这座打工者博物馆的初衷。否则,这段历史很可能在不久的将来就被淹没了。”

  不过,建立一座博物馆并非易事。

  有了这个念头,孙恒就开始天天到北京市里去,走访各大博物馆,四处打听办博物馆需要什么样的手续,但得到的答复让他很受打击。“需要5年以上具有专业博物馆管理经验的人,还要具体考察展品的多少,展品价值大小,展厅的大小也有一定的限制。听到这我就灰心了,这么高的要求,恐怕是办不起来了。”

  不过,转念一想,孙恒还是打算试试。“我不希望将它办成那种极其正规的,展品类似文物那样的具有巨大价值的博物馆,我们想要按照我们的方式去办,只要按我们的想法去办我们就有自信。”

  2007年,孙恒偶然从皮村路过,看到了现在博物馆所在的这处废弃厂房。这里原来是一间琉璃厂,但久未有人居住,院子里已是荒草丛生。

  “我进去仔细转了一圈,这里以前可能做过画廊,特别适合做展厅,我立刻就把这里谈下来,资金由香港慈善机构支持。”  

  羊肉串烤炉背后的故事

  然而,对于没有经过任何办博物馆经历的人来说,展品如何收集确定却成了最迫在眉睫的困难。   

  “最难的是找物品,工友太多了,物品也太多了,最关键的是上哪里去找最合适的物品。”孙恒说。这让他头疼了好几天。

  “最后,我初步想出了一个展览框架,展品的选择背后一定要有关于工友们生活和工作的故事。最困难的不是搜集这些物品,而是要搜集这些物品背后的故事。”

  曹祥栓,安徽人,男,41岁,现在是小红帽发行部发行员。

  1992年,他来到北京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北宫门做买卖,烤羊肉串。那时候,曹祥栓的孩子刚刚两岁,烤羊肉串是赖以养家糊口的“职业”。曹祥栓捐给博物馆的就是当年自己烤羊肉串的那个烤炉,并写下了自己的故事。

  3年后,曹祥栓改做煎饼,后来还卖过水果,做过熟食。现在,他是小红帽发行部的发行员。捐给博物馆的烤箱,是他用在二手市场买来的废旧铁皮经自己手工制作成的,他一直保留至今,这个烤箱已经有14年的历史,记载着这名工友那段时期的艰辛。

  还有一位女工写信讲述自己打工期间的经历。“1995年南下打工,想象中外面的生活多么美好,多年的感受才真正品尝到打工生活的辛酸。开始去过石材厂,以计件的方式来计算工资,第一个月厂里生意还不错,算下来净挣了500元,虽然辛苦但心里还是美滋滋的。后来换到一家织布厂,每天24小时两班制,薪水开始每月是500元,后来涨到600到700元,一干就是几年。每天工作12个小时没有节假日,整天围着机器转。天气热的时候,机器的温度高得人用手都不敢去摸,在这样的高温作业的环境里,每天只能汗流浃背,有时候甚至连内裤都湿透了。”

  形形色色的暂住证最引人瞩目  

  在展出的各种各样物品中,暂住证是其中最引人瞩目的一部分。展厅的一角,静静地摆放着工友们送来的暂住证,绿皮的是山东省发的,蓝皮的是乌鲁木齐市公安局制的,分别是在浙江打工的工友送来的。

  在展厅的说明部分贴着打印出来的说明:一个农村人到城里打工需要多少证呢?得数一数:户籍所在地开具的有《外出人员务工登记卡》、《外出人员计划生育证》;务工地要办《暂住证》、《外来人员婚育证》、《就业证》,有的行业还需要《健康证》。

  而在这些形形色色的证件当中,许多工友对于暂住证的记忆是深刻的。

  一位在南部沿海城市打工的工友捐赠给博物馆暂住证,还给孙恒讲了一个让他印象深刻的故事。

  这名工友租了间房,一天晚上,治安队来检查,他正在卫生间里洗澡,一身的肥皂泡。前来检查的治安队员敲了敲卫生间的门,但是卫生间里开着水龙头,水声哗哗,他没有听到外面的人在说什么。“没想到,前后不够2分钟,外面穿着迷彩服的治安队的人就把卫生间的门给踢开了,连门锁都被踢坏了,等我出来后问为什么要把门踢开?答案是:要你出来,你就得马上给我出来。”他当时很气愤,但也很无奈。

  “不希望通过展览让人们感到沉重”  

  征集展品的过程并不轻松。工友、工友的工友,亲戚、朋友,只要是能动员的都动员了。孙恒找到了不少大学生志愿者到处帮助征集展品,媒体关注后,展品陡然增多了起来,不少工友看到消息后纷纷主动上门,甚至有人专门从山东坐火车送来展品。截至去年5月,博物馆开馆前,孙恒已经征集到了1000多件展品。

  一位工友说:“我出门打工这么多年,可能在很多城里人看来我并不算是成功人士,但是我为城市作了贡献,把我的东西放到博物馆里,让现在的人和后来的人都参观,我觉得很自豪,被人尊重。”

  经过了半年精心布展,被称为全国首家的打工者博物馆终于建立起来了。

  面对形形色色的展品,外来务工者及他们的孩子、家庭、那些鲜少被人触摸的生活和内心世界一下子生动起来。

  工厂里发的饭票、馒头票、不同的工友们所穿的沾满了尘垢的工作装、讨薪工友为了要回欠薪长期住在马路边的辛酸照片;一个只有几个平方米的狭小空间里,一张木板床,一把电水壶、一口电饭锅,几件破工装……真实地反映了工友们艰苦的居住条件。

  然而,本报记者在展厅的尾声部分看到了一面贴满了打工者笑容的墙壁,那或黧黑、或沾满尘土的面孔,无一例外都是灿烂而淳朴的笑容。这面墙,在观展完毕后,给记者有些沉甸甸的心情带来了一缕轻松。“我并不希望通过这个展览让人们总是感到沉重和辛酸,我希望随着经济的发展,各种制度和保障的完善,每一个外来务工者都会有越来越灿烂的笑脸。”

  如今,打工者博物馆运行整整一年后,已经开始受到越来越多人的关注。开馆一年来有近3000人参观了博物馆,他们当中有政府官员、学者、大学生、工友。

  孙恒对本报记者说,博物馆整体的维护费用一年需要约10万元,主要包括每年4万元左右的场地租金及工作人员的工资及日常开销,目前,这笔钱主要由香港慈善组织资助解决。“由于这项资助需要每年申请,目前,博物馆依然面临着长远资金来源的问题。”

阅读全文 | 回复(0) | 引用通告 | 编辑 | By: zhangheng
发表评论:
Design by blog.nfhot.com / Copyright http://nfhot.com 2006-2008 reserved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