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 间 记 忆
最 新 评 论
专 题 分 类
最 新 日 志
最 新 留 言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街头流浪者揾工没底气 救助站积极为其牵线搭桥
[ 2007-8-28 10:05:00 | By: zhanghaiwen ]
 

一场秋雨一场凉,周末的一场暴雨后,深圳降温了,这让来自湖南长沙的流浪者刘祥(化名)开始惆怅起来。

  “衣衫太薄,这两天睡觉的时候,觉得有点冷。”昨日(11日)上午,东门老街广场上,刘祥拉着短袖T恤对记者说。刘祥已经在深圳流浪了40多天,每天就靠捡废品度日,日子过得非常辛苦,但他不想去救助站。

  救助站帮揾工流浪汉们将信将疑

  很多人遭偷抢后开始流浪,并逐渐习惯了这种生活

  刘祥说,他不想去救助站,主要是不想被那里的规章制度所束缚。当记者告诉他,宝安区救助站已经开始为流浪者介绍工作,一时间,他的眼睛里放出异样的光芒,但很快又黯淡下来。

  “我没有证件,”刘祥说,“刚到没几天,钱包和证件都被偷了,不然我也不会这样。”和刘祥有着同样遭遇的还有和他睡在同一屋檐下的其他七八名流浪者,他们中间,来得较早的,还有一两张单薄的被单被套权以避寒,来的时间不长的,包括刘祥在内,晚上就只能捡些旧报纸铺垫潦倒度日。

  而在这些旧报纸中间,就有一篇本报的关于宝安区救助站帮助流浪人员找工作的报道。面对报纸上的报道,他们仍然抱着将信将疑的态度。

  来自广西玉林,才20出头的小黄一边看着报纸,一边半信半疑地说,“真有这样的好事吗”?当记者肯定地告诉他时,小黄还是摇摇头,“算了,我还是觉得没什么必要去。”在小黄看来,虽然生活过得很糟糕,不过总算自由自在,但谈起对将来的打算,小黄却仍旧非常茫然。对于如何重新办理证件,小黄心里也没有意见,有点得过且过的意思。

  在记者与流浪者聊天时,来自河南的30岁的李福(化名)一直低着头小心翼翼地整理鞋带。

  “不是我不想找工作,我也在工厂干过。”李福缓缓地对记者说,几年前,他在广州的工厂做过普工,但一开工就头痛欲裂,根本做不了工,但他也不想回老家,于是就开始了流浪生活,半年前来到深圳。在来到深圳之前,他的证件和物品就已经被人偷抢一空了。

  在最窘迫的时候,李福也到过救助站,“先后去过两次。”但过几天之后,李福就继续出来流浪,主要在东门以拾荒为生。

  没有生活来源也不想就这么回家

  专业乞讨者已满足于“与底层打工者差不多的收入”

  在记者走访调查的过程中,刘祥的经历最为曲折。他自称走遍了珠三角的每个城市,自己做过生意,中过彩票,因为工作处置失当破产,欠了一屁股债来到深圳,刚到深圳就被人偷走钱包证件物品,开始流浪生活。

  周围的流浪者对救助站介绍工作反应冷漠,刘祥解释说,“因为他们经过太长时间的流浪生活,与文明世界隔绝得太久,仿佛生活在孤岛上,大家已经渐渐习惯流浪的生活,你把他往工厂里推,他们反而不适应。”

  刘祥说,流浪的生活对于每个人来说肯定都不好过,但像普通人那样,找一份稳定的工作,对于流浪者来说完全是一种奢望。“在东门起码有几百号人像我们这样被偷被骗被抢过,又没有亲戚朋友等可提供生活来源的人,我们不愿去偷去抢,也不愿沿街乞讨,但也不想就这么回家,才继续留在这儿的。”但刘祥说,自己事实上有朋友在深圳,但在做生意的时候欠了他们很多钱,不想去找他们,不过自己也考虑通过湖南省政府驻深办事处,看能否开个证明,不过开证明也要钱,他想把开证明的钱赚到后,就开始重新“上路”。

  除了这些没有证件,身无分文,以拾荒为生的流浪者,记者也走访调查了岗厦、华强北一带的以乞讨为生,但身体还算硬朗的乞讨者。对于这部分职业乞讨者,他们的态度似乎更不愿意到救助站。因为乞讨所得,一个月下来,已经与一些底层的打工者相差无几,足够生活所用。

  “而且,乞讨也算是一种职业是不是?”在岗厦新一佳附近,一个40多岁的男子带着狡黠的意味对记者这样说。

  有企业愿提供免费岗位技能培训

  救助站和一些企业仍很热心,希望帮助更多流浪者

  对于街头流浪者不愿来救助站接受救助,宝安区救助站站长邢福合也表示理解,“毕竟他们也要自愿才行。”与此同时,邢福合也告诉记者,救助站每天还是会有符合条件的流浪人员希望找工作,救助站每天也会接到用人单位的电话,救助站仍在积极进行安排,希望能有更多的流浪人员早日走上工作岗位。

  与此同时,在经过媒体报道后,企业除了对流浪人员表达出浓厚的兴趣,部分企业也提出,愿意免费为流浪人员提供技能培训。位于宝安区龙华街道的泰和丰实业公司就对本报表示,该公司可以在流浪人员中进行烹调方面的培训。“除了救助这些人,帮助社会,很多企业也的确需要人。”该公司工作人员熊先生说,“流浪人员也是一个很大的群体,经过培训后一样会对社会发挥作用。”

  ■流浪者心态

  因为他们经过太长时间的流浪生活,与文明世界隔绝得太久,仿佛生活在孤岛上,大家已经渐渐习惯流浪的生活,你把他往工厂里推,他们反而不适应。

  ——在东门流浪的刘祥(化名)

  乞讨所得,一个月下来,已经与一些底层的打工者相差无几,足够生活所用。

  ——一名在岗厦乞讨的男子

  一个民间爱心人士自办“救助站”救助流浪者

  龙华爱心之家已帮400多人揾工

  就在政府的救助工作逐步朝着更人性、更规范的方向迈进时,民间也在积极行动,对流浪者的救助工作进行补充。

  昨日下午,记者来到宝安区大浪街道同胜社区,在这里,有一个叫“龙华爱心之家”的地方。就在这个“爱心之家”,今年50岁的张海文已经为400多名流浪者或走投无路的求助者介绍工作,其中大部分都成功上岗就业。

  爱心,从救助患病女孩开始

  张海文的救助事业是从1999年开始的。7年前,来自湖北枣阳的张海文与妻子离异,只身来深圳闯天下,初始在龙华风和日丽小区项目做电工。10月初的一天,刚刚拿到工资的张海文到油松社区的老乡家吃饭,在马路边的绿化带旁发现一个20多岁的女孩子扶在栏杆上几乎不省人事,周围很多人围观,却无人伸出援手。张海文上前询问,知道这个女孩子生了病,便马上搀扶着将女孩送到龙华人民医院,并用自己刚发的几百块钱工资垫付了押金和医疗费。

  “给完医药费,我回家的时候身上就只有几块钱了。”张海文回忆说。第二天,他又到医院准备看望这个女孩,但女孩已被家属接走了。

  搭建铁皮屋收留求助者

  自此之后,张海文就开始留意身边孤苦无依的人群,在目睹众多流浪者和打工者的苦况后,张海文顿生恻隐之心,开始主动帮助他们。他在龙华上塘社区租了房子,将房子改成阁楼,尽量能多收留几个人。自己也离开公司,买了辆三轮车,拉货的同时也拉客。“要是放在现在,就属于非法营运了。”张海文笑着说。

  那段时间,张海文一旦碰见一些街头流浪的年轻人,就会主动上前问询,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如果有需要的话,就会带他们回家暂住,想工作的张海文也尽量会帮助找工作。时间一长,周围很多人都了解到张海文的“急公好义”之举,于是便有越来越多的流浪者和走投无路的打工者前来向张海文求助。

  由于为求助者提供住宿,帮忙找工作,张海文开销太大,入不敷出,无奈之下,他只好搬出出租屋,在龙华汽车站附近搭建了30多平方米的铁皮屋,用来收留那些求助者。

  因职业关系,张海文经常为企业拉货,和不少企业工作人员相熟,每当有求助者希望找工作,张海文就会与企业联系。因此,一直以来,求助者大多都能在工厂找到自己的位置,有些甚至成为公司的骨干。

  爱心之家搬进高楼大厦

  2003年,张海文自己成立了“龙华爱心之家”,而张海文的努力也得到了越来越多企业的认可。去年11月,“龙华爱心之家”搬入同胜社区上横朗村综合大楼,在这里,一个当地企业无偿提供了四间宿舍给张海文,“爱心之家”也终于有了自己的家。同时,此前一直游离于民间的“爱心之家”也在龙华街道办注册登记,成为一家名正言顺的机构。此后,“爱心之家”也开始得到更多企业的赞助。

  在“爱心之家”,记者看到企业赞助的电脑,为了丰富求助者的生活,“爱心之家”还设立了图书室。

  除了为求助者介绍工作,张海文也越来越多地开展社会公益事业。他自己加入了深圳市义工联,并号召人们加入义工行列。一年多时间里,张海文就召集起了160多人的义工队伍,而其中,大部分义工都是经张海文介绍工作成功上岗的求助者。

  基于张海文所做的工作,张海文于2003年被评为深圳“爱心大使”(2005年度是丛飞),和“十大最具爱心人物”,同时也是深圳市义工联的五星级义工。

 
  • 标签:爱心之家 
  •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