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 间 记 忆
最 新 评 论
专 题 分 类
最 新 日 志
最 新 留 言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救助站的有益补充
[ 2007-8-28 10:18:00 | By: zhanghaiwen ]
 

        有人开玩笑说,张海文是在开救助站,对此他并不完全认同:“其实我这应当是救助站的有益补充”。根据《城市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管理办法实施细则》规定,救助对象必须是正在城市流浪乞讨度日的人员,而现在的年轻人自尊心都很强,象正住在这里的打工者小霍,曾经靠一块九毛钱撑过了八天,其中三天水米未进都没有上街乞讨过。“他们才是最值得帮助的” 张海文说。

 

     张海文在他座位后面的墙上贴了一张雷锋的画像。七年来,快五十岁的他把所有收入都用在了维持“爱心之家”的日常运转上。对于以后年纪大了怎么办,张海文想得很开:“我现在身体无病无灾,再搞十年起码还能帮400多人吧。到时候一千多人只要百分之一有良心我就衣食无忧了,实在不行还有养老院呢。”

 

    “为了这个‘爱心之家’去欠债,何必呢?”面对记者的询问,张海文沉默了四五秒钟,长吸一口气说:“习惯吧!我放不掉……他们找到家里面来了,你说你不管吧,好象良心上过不去。我去借几块钱总比他们借几块钱要来得容易些,他如果站在路边要钱的话,人家都会以为是骗子。”

但是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大手一挥,便能不再有浮荡摇摆的人性。年纪轻轻、涉世未深的打工者们,并不是每一人都能理解冷漠都市里张海文苦苦支撑的那份温和善。

 

   “也有不好的一点,就是养成了一些人的惰性”张海文说,有的打工仔为了能回家过年就把工作辞了,来深圳之前再打电话给他:“张叔,我明天到你那儿,帮我留意下有什么工作”。

   

16岁的小陆,是最让张海文操心的受助者,给她找过几个厂,都没几天就跑出来了。带她去跑车,却跟车站的小混混玩到了一块,还偷了朋友的手机和钱,害得张叔又是赔钱又是赔礼。 在张海文帮助的400多人里,是最让他费心的还是16岁的广西孤儿小陆。张海文先后给她介绍好几家工厂都是干上几天就跑了出来,“孩子性格比较孤僻,干活又嫌累。”

    张海文怕小陆一个人呆在“爱心之家”里寂寞,便带着她出去“跑车”,没想到小陆却与汽车站的那帮小混混玩到了一块,还偷走了张海文一个朋友的手机和钱包。朋友打来电话把他臭骂了一顿,并准备去报警。可这时几个孩子早已把偷得的钱挥霍一空了,张海文只好找小陆拿来手机,自己再掏200块钱赶过去赔礼道歉。过了几天,小陆给他留了封信就悄然离开了“爱心之家”,一走就是几个月。

   “那段时间总觉得心里面有个结,解不开。”张海文为此还专程跑了一趟广西,打探小陆有没有回去找过老家的亲戚。今年春节后,就在张海文对此已经不抱什么希望时,小陆又悄悄地回来了。那一晚,张海文什么也没说,一直在思考怎样才能既不伤害小陆的自尊又让她脱离那帮“古惑仔”们的影响。结果第二天起床后,张海文发现,小陆的床铺又空了。

 

   三天后,小陆红着眼圈站到了他面前“我怕你赶我走”。 张海文一把抓住她的手,“傻孩子,怎么会呢?”

 

   现在,小陆仍住在“爱心之家”里,张海文希望能够就在附近给她找份工作,有什么事也好照应些。“你不管她怎么办,那不是越走越远吗?只能是尽力喽。”小陆不在时,张海文对着记者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单亲母亲小罗,至今仍未找到工作。因为孩子,工作实在不好找。

 

小霍放好他的药,说头总是晕。在遇到张海文之前,他用一块九毛钱顶了八天,饿昏了,留下神经衰弱的后遗症。张海文就住在身后那张床上。 

    不过,与小陆的懵懂和少数打工者的依赖相比,大部分受助者对张海文更多的是饱含感激之情,不少在“爱心之家”附近工作的打工者到了周末也都会过来帮手。“都在异乡漂泊,互相是个依靠吧!我在这里他们都把我当作长辈,我也是把他们当亲人。”

   除夕夜,曾经被张海文帮助过的四十多个打工仔挤在“爱心之家”狭小的房间里,把宾馆里淘汰的旧茶几拼起来当餐桌吃了顿简单而又温馨的年夜饭。“那天我被灌醉了,什么都不知道!”一提起当时的情景,张海文脸上的笑意就抑制不住地荡漾开来。

 
  • 标签:爱心之家 
  •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