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 间 记 忆
最 新 评 论
专 题 分 类
最 新 日 志
最 新 留 言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用爱心撑起让找工者歇脚的“家”(五)
[ 2007-8-28 14:34:00 | By: zhanghaiwen ]
 

     他的故事感动了许多人

“我有时候也看走眼。”帮助人的过程中,张海文也上过当。2004年,他救助了一位21岁的女孩,介绍的工作这女孩都不愿意去,还偷走了张海文辛苦积攒下的2000多元钱。还有一次,一个受帮助的人拿了他的500块钱不辞而别。“不过,这样的人很少。”他说,后来再助人时,他就多了个心眼,并给他们建立了档案。

张海文离异多年,有个小孩在湖北老家上高一。张海文的故事感动了不少人,一位年轻女孩得知他的故事后,爱上了他。女孩二十多岁,在一个商场做售货员,她打电话对张海文说,听了你的故事我很感动,我要嫁给你。张海文回答。你过来看看吧,也许你看了我这边的情况之后,就不会再说要嫁给我了。女孩来了,跟他聊了很久,还是表示要嫁给他。去年张海文生日,那女孩来参加庆祝,有人问她:“你还想嫁给张海文吗?”她直爽地说:“我想嫁给他,我喜欢他的正直善良。”但张海文拒绝了:“我都是一个老头了,不合适。”后来,他给女孩牵了红线,给她找了个帅气的男朋友。

在记者采访前不久,一位女士还给张海文打过电话表示仰慕。张海文就让她过来看看,那女士过来看了之后,就没有下文了。“我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头,又没自己的房子,嫁给我肯定是个错误!”张海文自嘲地说,然后哈哈大笑起来。

近年,张海文越来越多地参与社会公益事业和活动。去年,他加入深圳义工行列,并在一年多时间里召集起160多人的义工队伍,其中不少是受张海文帮助过的人。

多年来,为了帮助流浪者,张海文不但没什么积蓄,反而负债,目前欠了2万多元的债,这对他来说不是小数目。每位债主他都记得很清楚,这个一千,那个两千,他掰着指头数了近十位朋友的名字出来。“不怕,开车勤奋点,就可以还掉了!”他乐观地对记者说。

顾勇(化名)一边工作,一边接受记者采访。

顾勇:学会像火炬一样照亮别人

顾勇如今在龙华的深圳市春风劳动争议服务部工作。他患有佝偻病,比常人矮很多。记者见到他时,他正在用切纸机把一叠花纸裁成小长条,“我们服务部马上要出一期宣传板报,这些纸条是用来做花边的。”他解释着,同时干着手中的活,“对不起,活比较紧,只能一边干一边跟你聊。因为工作忙,所以没时间到爱心之家去了,但心里还是想着那儿。倒是张叔常过来我这边。”

阳光照在顾勇脸上,他说话表情丰富,干活动作利索,显得很有活力。只有当他站起来扶着拐杖走路时,人们才会发现他的疾患。大约半年前,张海文把他介绍到这里来,那之前顾勇在龙华爱心之家住了两个多月。

今年26岁的顾勇老家在湖南,高中毕业后在老家一直找不到工作机会。“我不想就这样过一辈子,总让别人养活我。”2005年初他来到深圳,想找工作。但他没有工作经验和技能,身体条件也不佳,找工作很困难。“那段时间我很痛苦。我借住在亲戚家,亲戚对我不错,但我觉得依赖别人很不好意思。”

2005年3月,顾勇终于找到了第一份工作:在一个生产小型电动玩具的小工厂里,把导电的铜片插入电池盒,不断重复这个简单工作,每做三个,报酬是一分钱。这工作是他自己争取来的,“有一次,我在楼下的小卖部里听到一个人打电话,他说要招工人,我听完就向店主打听具体情况,店主看我还算能干,就把我介绍过去了。”顾勇很珍惜这份工作,几天之后,他就像其他熟手一样,每天能完成五六千个。可是,三个多月之后,他发现主管经常克扣工资,便据理力争,主管还是照扣不误,他只好离开了这个工厂。

他再次回到亲戚家里住,2005年年底,他听说有个“龙华爱心之家”,打电话跟张海文联系,张海文说,你过来吧,这里收留人不限制身体条件。于是,顾勇背着一个包来了,眼前的情况让他很吃惊。“我本来以为那是一个民间团体,张海文是其中一位工作人员,没想到几年来就是他一个人在这里撑着!”张海文对顾勇说:“来了就住下,我管吃管住。”顾勇有点不自在,“吃住都是张叔包了,我怕他吃不消。我着急,想早点找到工作离开这里,免得拖累了他。”

顾勇头脑灵活,而且好学。张海文发现了这一点,就建议顾勇去学点知识。恰好这时,顾勇的一个亲戚给了他100元,张海文就让他在一家电脑培训班报了名,顾勇学会了电脑的基本操作和简单的文档处理。顾勇住了两个月后,张海文得知春风劳动争议服务部主任张治儒需要招一名杂工,就把顾勇介绍去了。

现在顾勇每个月有几百元收入,他很喜欢这份工作。他的工作包括在办公室整理文档,接待一些来法律求助的工友等,另外,春风劳动争议服务部有免费咨询法律、心理问题的“春风热线”,顾勇负责接听,每天大概接听十几个电话。

顾勇告诉记者:“我想以后自己的工作就往公益事业的方向发展,主要针对像我这样有身体缺陷的人群。我在这里能学到不少东西,也能增强沟通能力。”他接听的“春风热线”经常碰到一些因为心中难过而求助的工友,顾勇常用自己的故事来鼓励他们。

他又说:“我觉得,人只有融入这个社会才能成长起来,要给他人机会和鼓励。就像莎士比亚说的,‘上天生下我们,是要把我们当成火炬,不是照亮自己,而是照亮别人’,人在社会上不能仅仅独善其身。我相信,用这句话来形容张叔所做的工作很合适。”

赵丹:这里就像家给了我信心

女青年赵丹是张海文较早帮助过的人。张海文早期帮助过的人有些已经离开了深圳,和他长期保持联系的人不多,而赵丹是其中的一位,她说,“我现在把‘龙华爱心之家’当作我在深圳的家。”

赵丹已在龙华的一间生产自行车的工厂里工作两年多了。她的情况和很多从内地来深圳的女青工一样:家境不太好,在这里没有亲朋好友。她在最困难的时候遇到了张海文。

张海文还记得当年的情形。那是2003年,还没有“龙华爱心之家”,张海文开着三轮车在街上帮人拉货,在宝龙山庄附近的烂尾楼里租了房,收留需要帮助的人。张海文是在一条街上碰到赵丹的,“她当时从一个工厂里出来,边走边发脾气,一手拖着一个行李箱,似乎没有目标。我一看就知道她是刚被工厂辞退的,可能还受了委屈。”张海文走过去跟她聊,“一跟她聊,她就委屈地哭了起来。我了解到她刚来深圳不久,在贵州老家上过一年的大学,由于生活困难,辍学出来打工。”

赵丹说她要去一个地方应聘营业员的工作,张海文就送她去。那个地方是一家商场,还在装修,要等好长一段时间才会开业。两人分手时,张海文给赵丹一张名片,告诉她如果需要帮助就打电话。赵丹很快就去投奔张海文了,“我那时从家里出来不久,人生地不熟,被工厂辞退后要么住旅馆,要么就得露宿街头。看张叔是老实人,我就去了。”

很快,张海文给赵丹介绍了一份工作,在一家电线厂里干活,工资按天结算,每天三十元。张海文给这家工厂介绍过不少人,“有些人需要过渡一下,介绍他到这里工作最好了,因为每天固定能拿到一点钱用。”当然,在这里只是做简单的重复劳动,学不到什么技术。张海文又建议赵丹,最好边工作边用业余时间寻找更理想的工作。

赵丹在电线厂工作了两三个月后,张海文从朋友那里了解到一家自行车厂要招仓管。赵丹请了一天假去面试,幸运地被选中了。不久,工厂的财务系统升级,需要懂计算机知识的工人,赵丹因为在大学里面学过一年计算机,被招进了这个系统升级小组,此后变成了这个工厂的财会人员。

她并不满足于自己的状态,继续学习财务方面的知识,去年参加了报关员的考试,不过没考上。今年,她继续准备着这个考试。每周的休息时间,她总喜欢到龙华爱心之家去转一转,“我把那里当作我在深圳的家了,有一种归属感。”工厂里有什么招聘的信息,她会马上提供给张海文。

回顾往事,赵丹说:“张叔给我最大的帮助,是给了我信心。我当时在工厂里做了没多久就被辞退,心情很糟,走在街上真不知道该往哪里去好,而张叔拉了我一把。”

(因涉及隐私,本文中人名除张海文外均化名。)

对话张海文

一碗饭能救人

本报记者叶志卫

记者:你这样帮助别人,可能很多人都想知道——是什么给了你精神力量?

张海文:我现在习惯这样做了,习惯了以后,帮助别人就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现在如果有哪个孩子离开了“龙华爱心之家”,有几天我的心里面都会空落落的。刚开始我帮助别人是出于一种同情,现在帮了不少人以后,看到他们生活稳定,我自己心里面就很有成就感。看到他们带着酒过来跟我喝酒,对我很信任,我就感到非常开心。

记者:看到那些无家可归的人需要帮助,你自己心里是什么感觉?

张海文:俗话说,“一碗饭养恩人”,如果你在别人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拉他一把,让他走出困难并不难。有不少人刚来深圳都是举目无亲,生活困难时甚至身无分文,比起他们的情况,我在这边还能吃上饭,有不少朋友帮忙,生活再困难也能借出十几二十元来,帮帮他们,我心里就感到舒服。

记者:两次上当受骗,你心里是怎么想的?

张海文:我相信绝大多数人都是需要帮助的才找到我的,偶尔也有不怀好意的人,所以没把这事放在心上。

记者:帮助了那么多人,哪一次让你感到最开心?

张海文:开心的事很多。比如,有一次我把一个迷路了到我这边求助的女孩送回家,找了很长一段时间才找到她的家,他们一家人太高兴了,抱头大哭,叫我“恩人”,我心里特开心,心想这回真是做了一件好事。

记者:你现在负债不少还拿出钱帮助别人,花钱不心疼吗?你身边的朋友们怎么看你?

张海文:如果我的钱能实实在在地帮到一些人,让他们走出一时的困难,我不觉得心疼。我向我的朋友们借钱时,他们也知道我在帮别人,有时候会顺口劝我不要太傻了,不过他们都还乐意,他们都知道老张就是这样的人。

记者:听说这么多年你只回过两次老家?是什么原因?你的家人怎么看你?

张海文:我喜欢在深圳生活,回去反倒不习惯了。我家人都知道我在做这事,拿自己的钱花别人身上,我妈也想不通,不过她不反对我,老人觉得这是好事。我孩子说我偏心,因为我有时候对别人比对他还好。

记者:大多数人离开了“龙华爱心之家”后,就不再回来了,你自己心里面怎么想?

张海文:我想他们以后只要还记得曾经在这里住过,我就满足了。偶尔想起张叔,回来跟我喝喝酒我更开心。

记者:你打算以后如何发展“龙华爱心之家”?

张海文:我希望它变成一个救助流浪人员的义工机构,也希望有更多的人参与进来,给更多人提供帮助。

被帮助者在阅览图书。

 
  • 标签:爱心之家 
  •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