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gddgw.com/123u/zhengfu/index.html
时间记忆
最新评论
我的公告
我的相册
最新留言
我的好友
用户登陆
友情链接
博客信息



日志
珠海外来工生存状态 | 2007-10-7 10:13:00
   引 言

    他们离开故乡踏上珠海土地时的平均年龄不到25岁。他们有几乎相同的生活方式、交友习惯,但却在用不同的方式改造着身边的城市。他们是珠海建设乐章中跳动的音符。他们爱用“靓仔”、“靓妹”这样的俚语相互称呼,这不仅是因为他们年轻,也说明他们已经在语言上在融入粤文化。

    透过他们可看见,青年外来工的青春正在燃烧。

    青春之乐:男女结伴逛大街

    高强度工作之余,这些来自四面八方的青年男女总能用他们自己的方式放松心情,解除疲劳。共同的兴趣爱好,让他们走到了一起,脱掉笨重的大头靴,扔掉油腻的工作服,你会发现他们打扮入时,穿着大胆,构成了一道道青春靓丽的风景线。

    “做事、干活时,你得谨小慎微,言听计从,不能出错。高度紧张的8小时下来,人都软了。但和朋友出来散散心,你会觉得自己轻松许多,也不用在意那些工厂的规章制度了。”在南坑某商场一位叫小福的男青年告诉记者,工作之余,他和几个年龄相仿的工友经常出来逛夜市,虽然不为买东西,但却可以结识朋友。共同的务工经历让他们这些年轻人很容易走到一起,遭遇的相似,境况的彼此了解,使得这些20岁左右青年男女能够敞开心扉,互相吐露心声。

    或许因为以上原因,这些青年打工族工作之余不会刻意地掩饰自己,他们三五成群出现在各种公众场合,用还不太地道的粤语互相招呼,彼此打趣,朗朗笑声不绝于耳,这种快乐,或是对长期压力的一种释放,抑或是对青春激情的一种炫耀吧。

    青春之忧:孩子要上学缺钱

    王先生来珠海打工已经好几年了。他住翠微,房子是同另外3个小青年合租的,他那间总共不到5平方米的出租屋,记者站在中央,伸开双臂,可以碰到四周的墙壁。而这里之所以称之为家,是因为旁边的木床上还有他的妻儿。床就占了房间的一大半空间,四周弥漫着浓重的霉味,除了一个旧柜子和一套桌椅,房间没有其他像样的东西了。“房子小了点,但相对便宜一些,和人平摊,每个月200元多一点。”王先生的爱人一边给孩子喂饺子,一边向记者介绍自家的情况。王先生老家在四川,几年前经朋友介绍,到珠海一家工厂打工,一年后他将老婆孩子都接了过来,虽说每月收入不足千元,爱人也没工作,生活比较清苦,但小屋子里的日子依旧其乐融融。

    王先生30岁不到,但看上去已有40岁的模样,他说,自己苦一点累一点不要紧,关键是让家人过得踏实,眼下,他得想法子为妻子找份事做,因为再过两年孩子就该读书了,这又将是笔高额的费用,光靠他自己那点微薄收入,很困难。“咬牙再奋斗两年,找个好一点的学校,现在哪个家长不为孩子。”王先生猛吸了一口香烟,眉宇间泛起了两道皱纹。

    青春之梦:接女友来珠成家

    和所有老一辈外来建设者一样,珠海特区的繁华与生气让他们做好了贡献青春的准备。和其他寻梦人一样,一个简单的行囊曾是他们的所有家当,当踏上珠海土地的第一天起,这些人就不得不为自己设计的蓝图不停奔波,他们成功、他们失败、他们欢乐、他们哭泣,但经历过这些以后,留下来的每一个人都会异口同声,那个时候的梦想他们不曾忘记。

    小岚(小区保安)——行伍出身的他,曾是一名反扒英雄,栽在他手里的小偷有好几个,当谈到来特区的打算时,这个二十好几的汉子突然腼腆得像个孩子,旁边几个班友打趣地告诉记者,小岚女友还在贵州老家,他打算奋斗两年,接女友来珠海成家立业。

    福天(化名,泥瓦匠)——18岁时,他和哥哥一同来到珠海,掐指一算都快两年了,他的最大心愿是能找份稳定的工作,等宽裕了,就回重庆老家开个汽车修理店什么的,自己过过当老板的瘾。

    鸣凤(模型厂女工)——2003年元旦她经亲戚介绍,到一家花店打工,不久离开花店以后,被一家模型厂招纳。她希望通过劳动改善自己和远方家人的生活,有条件了,也开个花店。(苏振华)

阅读全文 | 回复(0) | 引用通告 | 编辑 | By: zhengfu
发表评论:
Design by blog.nfhot.com / Copyright http://nfhot.com 2006-2008 reserved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