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 间 记 忆
最 新 评 论
专 题 分 类
最 新 日 志
最 新 留 言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打工妹郑小琼为诗歌正身
[ 2008-3-25 15:28:00 | By: zhengxiaoqiong ]
 

郑小琼

 

  ■她是打工妹,却以自己
的诗作获得了“人民文学奖”

  ■她拒绝了去东莞作家协会上班的邀请,只为更加自由地写作

  ■她的诗歌没有华丽的词藻,却能疾风骤雨般深入人的心窝

  提起诗人,似乎已经是一个离大家很遥远的名词,为什么这个曾经被誉为最高雅的文字艺术一度被大家遗忘?在这个诗人和诗歌都渐渐走远的时代,打工妹郑小琼的出现,让萎靡的诗坛看见了一丝希望,很多人这才发现,原来,诗歌可以这样有力量,可以这样亲切。

  身份特殊的人民文学奖得主

  2001年3月,川妹子郑小琼从四川来到东莞一个家具厂做仓管,在很大很凌乱的仓库里等待大家领取物品。闲暇时,便拿起笔开始写诗,没想到寄给一家杂志后,很快刊发了。由此,她得到了一点自信,继续着她的诗歌创作。

  2007年5月21日,已出版数本诗集的“诗人”郑小琼站在了“人民文学奖”的领奖台上,此时,她的身份还是一个27岁的打工妹,每天还要为产品的销量担忧。打工妹和诗人之间的落差太大,让郑小琼一下子成为大家的关注对象,当东莞作家协会向她发来驻会聘请时,她拒绝了,执意继续打工,这又让她的知名度迅速上升。

  知名度的上升,不能让所有的人彻底信服她的确是一个诗人,直到大家都看到郑小琼的诗歌。《黄麻岭》、《铁》、《钉》、《机台》……在这些诗歌中,人们重新感受到了诗歌的亲切和力量,很多人读后不禁感叹,好久没有这样好的诗歌出现了!

  在郑小琼的诗歌里,相当一部分是描写自己的打工生活,既有流水线的枯燥,也有打工生活的残酷,还包括了对家乡的思念,因为她见惯了烧得通红的铁片,压断过数根手指的冲床,密密匝匝的钢针机,这些都是诗歌的主要内容,所以,她的诗歌没有使用多少华丽的词藻,也没有引人注目的形式,却能疾风骤雨般深入人的心窝。

  “不接受采访,还有好多诗没写”

  昨日下午,记者拨通了郑小琼的电话,传来的是一个明快的声音,得知是采访后,她笑着婉拒,说还有很多文章没有写,以后尽量不接受采访了。“前一段时间采访我的人很多,都没有时间继续写作了。”带着少许四川口音的郑小琼声音很清朗,在电话这头能感受到她的笑容。她说她已经不在流水线上工作了,换到了市场营销部门,工作也比较忙。

  很多人说郑小琼的诗歌是灰色的,赤裸裸地反映打工妹的真实生活,郑小琼说:“可能因为我是打工妹,大家注意的都是我以打工生活为主题的诗歌,其实,我还有很多其他题材的诗歌,比如爱情,描写打工生活的,只是我诗歌的很小一部分。”

  对于为什么会拒绝去东莞作家协会上班,她说:“我之所以没有选择去东莞作协上班,是因为我计划的南方系列的打工手记让我要呆在我自己选择的位置上,我本人很早之前就加入了东莞作协。我的选择只是不去作协上班,而不是入不入作协的问题。”

  在郑小琼的博客上,她的公告栏内容与博客里的诗歌格格不入,她没有像别人那样介绍自己生平,而是写着她的“主要业务”:丝攻、铣刀、螺纹塞规、搓丝板、滚丝轮、OCC圆车刀……因为她现在仍然觉得自己的身份是打工妹,她的工作是推销这些产品。

  她的诗从精神层面关注打工者

  作家韩浩月昨日在自己的博客中发文《谁在维护诗人的尊严》支持郑小琼。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诗歌其实没有过时,只是这些年没有好的诗歌出现,诗人们不断被爆出各种负面新闻,成了“小丑”一般被大众观赏的对象,这对整个诗坛的影响都不是很好,在网络上,对诗歌的讽刺非常多,公众对诗歌的偏见太大。

  “郑小琼的诗歌很朴素、真实、不虚伪,完全不同于统治诗歌这么多年的学院派诗歌。”他给郑小琼的诗歌很高的评价:“她能出名,不是因为她的特殊身份,而是因为她的诗歌质量,她的诗歌完全不同于学院派,比较真实,这才是诗歌的本质表现。诗歌的张力、表现力都非常好,诗歌角度都很准,唯美,通俗,又有力量。现在,很多作家远离生活现场,根本写不出这样的诗歌来,他们只能用华丽的词藻来掩饰内容的苍白。郑小琼真正从底层的意义上关注打工妹的生存状态,她的诗歌出现,是在为诗歌正身。”

  韩浩月尖锐地指出:“她证明主流学院派诗人脱离生活、无病呻吟的诗歌是失败的!”

  上世纪90年代末,打工文学曾一时兴起,郑小琼的出现,再次让人们关注起打工仔、打工妹的生活,郑小琼的诗歌和打工文学之间有何关联?

  韩浩月说,郑小琼的诗歌和打工文学是有本质区别的,上世纪末看似兴起的打工文学其实是打工者生活的浅层次汇报,例如某个打工者如何成功,如何努力奋斗,在一定程度上是粉饰打工者的辛苦生活。但是郑小琼是从精神层面来关注打工者,她揭示了打工生活的残酷。 本报记者 狄蕊红

 
  • 标签:打工诗人 
  •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Oblog.